有人说,大洞竹海是个让心平静的地方,也有人说,大洞竹海温馨典雅的优美环境使人陶醉,而我认为,大洞竹海是一个能够让心灵得到沉淀和让灵魂得以升华的地方。也许,正是对青山总是隐隐,世外向来桃源的那份憧憬,竹海采风已结束数日,但与盘州大洞青青竹海的邂逅,就像穿过竹林的清风,虽带不走一片竹叶,却将那一缕清香又一次深深地珍藏于心。

九月,秋高气爽,与富源文友相约竹海采风,而我更是像要了却心中的某种夙愿般迫不及待,想再次被那鲜亮氤氲的绿色环抱与抚慰,想再次去看看竹林深处的炊烟是否袅袅依旧。

20年前的竹海大家都叫盘县老厂,交通极不方便。因了同学风的家在那里,几个同学相约去找他。绕山绕水,印象中坐了很久的车,吐了很多酸水,昏昏沉沉晕头转向来到有点炊烟的竹林深处时,别说美丽的景致,同学母亲用新鲜竹笋炖的火腿连闻都不敢闻,翻江倒海的肠胃直到喝下阿姨煮的干酸菜炖的竹片汤才慢慢暖和舒服点。那时竹林深处没有多少人家,很多年轻人几乎都走出竹林到外面闯荡去了。没有考上中专的风不忍父母太操劳,决定留在家乡。但几年过后,风终究还是抵不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单调枯燥的日子,毅然走出了大山。

五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中再次见到了风,高大、伟岸、健硕、谈笑自如的风已是盘县老厂竹根水最大的代理商。风的自信和健谈与当年那个沉默寡言、灰头土脸、垂头丧气、不求上进的落榜生判若两人。酒酣情浓,抵不过风的热情,我们再次相约回乡“观海”。2000年的老厂竹林,道路已经四通八达,竹林深处的小径上,厚厚的竹叶铺满一地,轻轻踏上小径,嘎吱、嘎吱,微风过处,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林间回荡。

“竹径通幽处,人在画中游。每一次疲惫不堪的身躯一旦置身竹海,总能收获惊喜。那种远离喧嚣,清幽而不孤寂,欣喜而不浮躁,仿佛全身的感官都被打开了一样的神清气爽是在哪里也感受不到的。”风激动地说。

那天,风早早安排家人炖上了新鲜的竹笋,说是上次因为晕车我们没有吃上竹笋,这次一定补上。说也奇怪,路还是那样的弯弯曲曲,可能是风的轿车太舒适,也可能是风给我们的竹根水太甜,这一次我们居然没有一个人晕车。晚餐很丰盛,竹荪炖鸡、竹笋炒肉、竹笋炒蛋……各式各样的竹类美食让我们不仅饱了眼福,更享了口福。一桌子的竹宴,撑得我们一个个直打饱嗝。可能是竹根水酿制的竹根酒纯正香甜好下口,不知不觉中我们都醉了。

在茂密的竹林簇拥下,我们开始沿着蜿蜒的小径向竹园小溪走去。一路欢歌一路嬉戏,行至溪边,大家学着风的样子,捞起裤腿慢慢蹲下,从身旁捡起一片大些的竹叶相互对折,然后捏紧折痕轻轻舀起一小瓢送至嘴边“刺啦”一吸,一股甘冽沁入肺腑,那种酣畅淋漓的冰爽让人回味无穷。

秋风习习吹来,夕阳下,很多植物的叶子已经渐渐地染了颜色,唯有这一片绿竹,依然在季节的洗礼中昂扬着挺拔的姿态。

今天,我们一群追梦的人儿又来到了竹林深处。如今的竹海比20年前的竹海更繁茂,规模更大了,高速也通了。所有的小径都换成了木质栈道,原来密林深处除了当地人很少有游客踏入,而现在,竹海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四通八达相映成趣。

随着导游地指引我们气喘嘻嘻爬到狗跳崖山顶,在努力的平复着爬山之后的喘息之气时,眼前的美景再一次让我们深深震撼。放眼四望,周围全是山,山上全是竹。竹连着竹,山连着山,层层叠叠的近山远岭一片葱绿,近处的山是翠绿的,远处的山是墨绿的,犹如一幅水墨山水画。

离开狗跳崖,走在新修的木栈道上,听着脚步声在木栈道上踏出清脆的响声,也许是故事过于凄美,大家默默地跟着导游慢慢往下走,去一个更加幽静的竹园溪。竹园溪,一听名字就让人浮想联翩。其实不知多少次,竹园溪的美丽景致,总是萦绕在我的梦里,风牵着我们一个个走过小桥的情景也总是历历在目。

林间,竹影丛丛,太阳透过竹叶的间隙,撒下点点亮光。踏在宛如厚厚棉花铺就的竹林间,沁人心脾的竹香,若有若无地袅绕在鼻尖,雨后挂在竹叶上的泪珠晶莹剔透,不时落在我们的身上,在衣服上晕开,开成一朵小花。莫非这是风的策划?当初我说要是在个小溪边盖上一栋竹屋,该是怎样的世外桃源。我为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脸一下子燥热起来,我使劲摇摇脑袋,再次将所有的思绪抛向脑后。

回程的路上,看着车窗外穿梭而过的风景,我就在想,什么样的人生才算得上是有志向、圆满的人生呢?对于都市生活的我们,来到这样一个可以忘忧的地方,该是怎样难得的人生一大享受。

“梦境里,想你的灵秀;歌声里,唱你的风流;走进你,我再不愿回首;情悠悠,爱悠悠,梦悠悠,我把心儿留!”七朵莲珺的歌声又一次在耳边回荡。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