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文德一的《蚕茧里的光阴》

每年谷雨季节一过,生活在农村的人就显得格外忙碌,“春争日、夏争时”的口头禅随大人们的脚步窜动。翻土耕地、催芽播种、浇水拔草,接着便是追肥育苗,从新翻泥土牛奔人吼的欢步中,荷锄挑担的背影里,就能读懂“一年之际在于春”的意蕴。农家婆姨是无心踏青赏花的,光是扯草喂猪、洗刷做饭的家常事就满满当当的,还得花心思想出点晒盐菜、扯春笋、做点艾粑粑之类的小插曲,为一日三餐增添些意外的惊喜。

春暖的日子里,祖母又思忖着孵养小鸡的事,将积攒的鸡蛋藏了起来,无疑是打消我这阵子别再馋嘴的念头。我也突然想起去年夹在抽屉书本中的蚕籽,也可以孵化了,只需细心伺弄就可以与这些小生命见面了,大人们担心我沉迷这玩艺耽搁做农活,还会影响学习,免不了叽叽咕咕说上一通阻挠的话,但我还是暗自将饲养春蚕的事挂在心头。

在这田畴蛙虫鸣、柳丝叶青青的时节,村庄院落光兀的树枝已披上新绿,蚕宝宝主食的桑叶,也夹在其中伸开了嫩绿的巴掌。虽然家乡从没把养蚕当成副业,房前屋后还是能找到零星的桑树。

孵化蚕籽说来也容易,养过蚕的同学告诉我,只需将蚕籽贴身于自己最温暖的胸前就行了。若是放在温度高了的地方会烫死的,冷了又没效果,蚕籽是不能沾水的,时冷时热蚕籽会死在小壳里,这也许就是胎死腹中说法的原由吧。我想,这与祖母天天关心母鸡孵蛋是一回事。心里急于养蚕,便偷偷将家里的棉被扯开一个洞,撕下一团棉花将粘贴在字纸上的蚕籽包裹起来,藏在身穿内衣的腋下,大概一星期,展开棉花团中的纸片一看,这些黑芝麻一样大的籽粒便蠕动出一条条小生命。扯烂的棉絮被母亲发现了,当然免不了被一阵喋喋不休的责备,我心里却毫不在意。避开大人用火柴棒将它们轻轻地挑到一个小纸盒内,便急不可耐去采来桑叶喂养。这些牙签大的小生命就这样不声不响一天天长大,后来竟然长得白白胖胖的,白天去上学,放足桑叶,将养蚕的纸盒藏起来。晚上做完作业,在油灯下悄悄细看它们啃食桑叶,真如欣赏一群悠闲踱步在草原上的肥牛。心里甚至估摸着,以后多养一些,将茧子收集起来,用蚕丝做成棉被那该多好啊!养护春蚕也有失误的时候,有一天,我打开纸盒一看,这群小精灵死了一大半,清理它们的小圈时,叶子下面不再是星星点点的蚕沙(粪便),而是拉稀的粘液。养蚕的同学告诉我,这是吃了湿漉桑叶的缘故。后来,我早起去采摘的桑叶便用清洁的布片粘干再投喂,总算安然无恙了。

待到蚕宝宝壮实得通体透明时,它就不再进食了,就如闭目诵经的老和尚,一副云水禅心的虔诚模样,等候生命的超度。在它活动的空间选择一个角落,静卧下来,心无旁骛地开始吐丝,不知疲倦地编织成一个晶莹洁白的茧子,拇指大的茧子便成了它与世隔绝的城堡,直到自己衍化成蛹,等待破茧成蝶,后来就成蚕蛾交配吐籽算是走过了一个生命的轮回。春蚕短暂的生命旅程,古诗人李商隐曾赞誉“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一直被世人传诵,诗文诠释的不正是人生应追求的境界么?

年少养蚕已成了脑海里时光逆行的往事,后来对“茧丝牛毛、作茧自缚、抽丝剥茧”这类语意也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只是那时幻想做蚕丝被的奢望跌落在了远去的云烟里。

仰望融融的月色,静听《一晃就老了》,不禁令人辗转反侧、感慨万千,人生该好好回望来时的路,珍惜美好的时光,善待生命,不负韶华,奋力去跨越未竞的征途。

原创文章,作者:耕读语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gduyw.com/3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