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爬永灵山了,难得这个周日有空闲,于是决定去永灵山走走看看。

上得山来,雨又下了,越下越大。

青山空寂,廖无一人,就是平时经常来的,走到山腰,看着大雨将至,也往回赶了。

雨,超大,从云雾里抖落下来,拍打着树叶,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我躲进草亭,看这场来势汹汹的雨。亭子不大,加上久已失修,雨水顺着草隙落在身上。周围,溅起一团团水花,直扑上来。躲不了,不如干脆就坐于其中,听千叶弹奏,睹雨洗青山。

骤大的密雨,打在修林茂竹间,俨然是一幅奇异的声响世界。嗒嗒嗒嗒嘀嗒嗒,嘀嗒嘀嗒嗒嗒嗒,像七律的韵脚,又像那酒夜的摇滚。但那些,都无法与这场自然的盛宴相比。这排场,不身临其中,无法感受。

难怪古人,喜好到不同的场景去听雨。古人听雨,还能听出境界: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蒋捷听雨时的心情,是颇为复杂的。他是用听雨这一件事来概括自己的一生,从少年、壮年一直到老年,达到了“悲欢离合总无情”的境界。但是,古今对老的概念,有相当大的悬殊。他是“鬓已星星也”,有一些白发。用今天的眼光看,他不过是介乎中老之间。为应景,我改成:壮年听雨灵山中,山高云低,策马笑西风。

雨,疯狂的下着,像是被惹怒的猛兽。树木、叶草在雨中飘摇。心,怜起这些树木叶草来。他们与我是熟人,曾多次,只要有空,我就会到山中看望他们,为他们照一张相,与他们合个影。四季轮回,这些山中好友,都会无私的给予馈赠。看着这些好友在雨中,被风拉,被雨瀑,我走出亭子,用力扶住一棵小青杠树。雨仿佛在笑我,风也在笑。许多花瓣飘来,落在头上、胸前,我像一位答对题的幼儿园的孩子,得到了老师奖励。

时间,就这样在空山雨洗中飞过,电话响起,十二点过了,是家里打来的。小朋友问我在哪里,怎么还没回家。我说在爬山,妻子在电话里说这么大的雨,你去爬山干什么。我说:“听雨”,妻子说:“是不是昨晚脑袋发烧还没有好,今早有点空怎么不去医院检查?”我却偷偷笑了。

确实也是该吃中饭的时候了,趁雨稍小了,我飞奔下山。到达半山腰,雨又狂泻而来,让人无法行走,只好溜进“清风亭”避歇。站在亭中,想起妻子刚刚说的话,好笑又好玩,于是又将它编辑,发了出去。朋友们看到,留言说:看来你只有点外卖了;看来你要到山上当山大王了;永灵山上听雨声,千缕万缕洗凡尘;小心女鬼等。

有一位同事用一句诗作留言:且听穿林打叶声。这是借用苏东坡的《定风波·三月七日》。

苏东坡是许多人喜欢的大家,他让人佩服与欣赏之处,除了诗词书画,更在于他对人生的悟透与旷达。作为生活家的苏东坡,他更值得人们学习,因为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拥有发现和制造快乐的能力与眼光。面对人生的跌落,也能于其中找到快乐——人生缘何少快乐,只因未读苏东坡。我的一位领导曾这样慰藉我,至今,我仍心存感谢,夜读东坡。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很多人总是对下雨反感、厌倦,只有对人生领悟越透彻,越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者才能发现雨中的美景,找到乐趣、产生共鸣——我见青山多妩媚。竹山先生蒋捷深怀亡国之痛,隐居不仕,他的听雨之境界,概括了一生的情感。东坡先生人生风雨无惧,“一蓑烟雨任平生”更是体现了他心胸的豁达。“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不管今天的生活境遇怎样,明天的路还得继续,“人间有味是清欢”也许才是生活的常态。当你爬上永灵山颠,是否也像如东坡先生登上密州城外的超然台: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我改他上半阕共赏:春已老,风骤雨哗哗。又上永灵崖上看,一河邛水满城纱。烟雨罩千家。

人的一生,都总会遇到几场措手不及的大雨来袭,我们既要有在狂风暴雨中撑稳伞的能力,也要有一份听雨赏雨的心情。人活到极致,必定是素静与纯简,风来不急,雨来不惧。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