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就爱读冰心的散文。那清新优雅、亲切自然的文字一直感染着我。2018年6月23日,四川眉山。当我站在颁奖台,手捧“第八届冰心散文奖”奖牌时,忽然一下子感悟到:创作的动力,源于热爱。

善于发现,真正热爱,眼里才有美。我所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叫加格达奇,这个名字是鄂伦春语,意为生长樟子松的地方。我在这里已居住16年有余,16年来,除了忙工作、忙创作外,我还爱欣赏小城独特的美。每天,从繁忙的工作中,还原到创作的状态上,已成自然。从单位到家里,两点一线,却是两种状态。这样日积月累,年复一年。在单位,尽心竭力履职尽责;在家里,就要阅读,就要创作。我不善于交际,也没时间交际。既然选择了创作,总要放弃一些东西。好在小城里没有过多的烦琐,这也就给我提供了可心的创作环境。真的,小城是安顿心灵、安稳生活、激发创作热情的家乡,我怎能不热爱?

我在加格达奇这么多年,最喜欢2004年至2014年这十年。这也是我创作走出困境,有所突破的阶段。这个时期,加格达奇是宁静的,是充满快乐的。它的美就像一幅亮丽的画。于是,我便有了写写它的冲动。起初是几个描写生活的短章,写得不甚满意。2014年创作了赞美小城加格达奇、歌颂大兴安岭精神的《脊梁》,似乎找到了感觉。2017年初夏的某天晚上,我在小城新世纪广场散步,广场上跳舞的,扭秧歌的,唱歌的,甚是热闹。夜空晴朗,密匝匝的星星不停地眨着眼。地上热闹,天空沉醉。闹中有静的小城在灯火中美不胜收。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一下子找到了创作的灵感,回家后,立即创作。我将加格达奇一年四季的夜景,与加格达奇的人文、地域以及发展变化捏在一处写。3个小时后,《加格达奇的夜》创作完成。是时,已是午夜。加格达奇一片安宁。

回忆起来,我第一次到加格达奇是1986年秋,来参加函授大学考试。那时火车速度慢,见站就停,260公里的距离,坐了近6个小时。到加格达奇时,年少的我已是饥肠辘辘。那时,加格达奇站的对面有一条小吃街,北方常见的小吃应有尽有。各种香气在空中飘浮着,亲切而实在。2003年,自己从湖北调到加格达奇,我边熟悉环境,边寻找昔日的小吃街。小吃街已在城市改造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步行街上的各色餐饮。于是,自己用了不到一年,就将加格达奇的餐饮尝了个遍。吃食有味道,街道有味道,小城市也有味道。我喜欢这个味道,这个味道不只是久违了的家乡气息,也是沁入骨子里挥之不去的记忆。继创作完《加格达奇的夜》不久,我创作了本应在30多年前创作的《加格达奇的味道》。

创作离不开现实生活。我的创作不是职业,而是一种精神追求。在创作与职业中,创作无疑排在后面。工作和生活为我的创作提供了丰富多彩的素材,业余时间不把它们写出来,就是一种失责。与繁华的都市相比,加格达奇很小,甚至没什么优势可言。可加格达奇却有着大城市没有的东西,比如清净,比如安稳,比如玲珑。在这里生活,几乎感觉不到压力。几十年前,这里相对闭塞和落后。现如今,除了地上的铁路和公路外,天空也有了航班。每天在办公室里忙碌,都能见到飞机在空中飞过。现代化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感觉真的很惬意。2017年末,《生态文化》期刊以《加格达奇》为题,集中刊发了《加格达奇的夜》和《加格达奇的味道》。在申报“冰心散文奖”时,我下意识地选择这篇作品进行了申报,“用这篇申报,即便落选,也不后悔。”我当时想,把耕种的活儿做好做细,收获就有了保证。

一篇文章的成功,要注意遣词造句。但是,仅仅文辞优美还不够,最终要落到思想和意境上。行走在芜杂的现实中,想尽心去发现美,实属不易。曾有本地朋友说,加格达奇也没你写的那样美啊。我承认,文字中的《加格达奇》是我美的升华,是我对家乡的赞美和歌颂。《加格达奇》是一篇散文,不是说明文。是散文,肯定就要升华。可《加格达奇》只是我情感上的升华,要说其他方面的升华,我感觉升华得还不够。“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人的思想需要不断进步,创作的文字也要不断地提高。要达到一种新的飞跃,自己还要多学习,在眼力、脑力和笔力等方面多下功夫,争取在新创作的文字中得以实现。

我感谢加格达奇这个小城多年来带给我的创作灵感。一个创作者,有了热爱,也就有了动力。这么多年,自己用心在观察和体验着,用粗浅的笔笨笨地写着,每一分进步,都有无数的感动。获奖不是我的写作目标,我的写作目标,是让文字激励我走得更远,哪怕是心路历程上的跋涉。

那次获奖的第二天,自己在微信朋友圈曾转发了冰心老人留下的那句至理名言:得奖是认真努力写作的开始。《加格达奇》这篇文字已成为一种过去时,更多的创作目标,等着我去实现。在写这篇文字时,加格达奇正在进行一场大规模的城市改造。我相信,可见的或者隐形的美,还会源源不断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在工作之余,我会继续把这种散发温暖气息的美写出来,不是为了获奖,而是为了行走。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