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病

□田诗范

林总由当初借5000元办一次性打火机起家,接着发展服装业、鞋业、房地产业,现在他拥有12个大型公司,一座30层楼的集团大厦,资产过亿元,成了当地数一数二的头面人物。
随着事业范围的不断扩大,他觉得自己成了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每天面对传真、汇报、企划、谈判,面对生意场上的明争暗斗,还要平衡各方面的人际关系,想抽一天时间自由自在地在街上走一走都不可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最痛苦的就是失眠。“唉,活着实在太累!”他叹息道。
一天,他从大酒店出来,见一个乞丐向他伸出手,他摸摸身上,没有钱,随从急忙代他丢了十块钱,那乞丐跪在地上,千恩万谢地祝福他。他心一震,我坐拥亿万,怎么都兴奋不起来,而他只得到十块钱却如此兴奋?看着,他不禁羡慕起乞丐来!
自此,每天他心情更感倦怠,焦躁不安,只要一见有人快乐,他就产生一种妒意,因此经常发脾气,心想我都无法快乐,你们凭什么快乐?
久之,大家只要不是非接近他不可,都躲着他,敬而远之。
人们对他疏远,使他更感到孤独、寂寞。
他见报上载一富翁被人绑架,他更是忧心忡忡,他经常担心有人要谋害他,有人制造车祸,有人在酒里下毒,还有可怕的疾病和不知何时袭来的地震灾难,他越想越害怕,竟不敢一个人走路,不敢一个人乘电梯,连进厕所都要随从守望……
这天,他回到他原配夫人的住处,突然拥在夫人怀里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弄得原配夫人大惊,抱着他的头,直看着他的眼睛。
猛然,他一下推开夫人,直向窗台冲去:“我要跳楼……”
夫人死死地抱住他,把他送进医院,医生威严地说:“好好配合治病!”
他痴痴地说:“我没有病!”
两个月过去了,夫人含着泪水问医生:“难道他就这样废了?”
医生说:“我们也愿看到奇迹,那要看看能否有人把他引回原来的起点……”
又一个月后,夫人抱了一大摞资料、文件让他签字,告诉他,公司已经破产了!
又过了一个月,夫人拉着他说:“已欠了医院一大笔医药费了,现在必须回家。”
他只呆呆地说:“那——好——回家。”
他一个人进了趟厕所,又一个人进了电梯,一个人走到街上,这次,他没喊“害怕”。
夫人追上他,告诉他,他和她都已没有了家,所有的房产都已抵押给了银行。
当晚,他们捡了些纸箱、报纸,他偎着夫人和一些捡破烂的人露宿在桥洞里,他已不觉得有什么“害怕”了。
从此,夫人陪着他在街上捡易拉罐,拾菜叶,到餐馆刷盘子……
一天,他来到一家大酒店门前,那漂亮的迎宾小姐,光亮的门庭,那诱人的香气,好像唤回他的记忆,一切都觉得又熟悉又陌生,他大胆地拉住一位侍应生说:“不认识了?我那次一次就给了你五千小费。”那侍应生看了他好久,摇了摇头,推着他说:“快出去,快出去!”见他出了门,说了句:“原来是个疯子!”
他饿得实在没力气了,坐在门前,一个小朋友在他面前丢了一元钱,他捧着它,眼里闪出泪光。
大街上,夫人看见路边有半截面包,她弯腰去捡,一辆汽车飞驰而来,他飞身过去,将夫人抱了过来,汽车从他身边一擦而过,夫人看着他眼神,看了好久。
桥洞前,三个歹徒扭着夫人想实施非礼,夫人拼命地挣扎着,用手掩着半敞露的身体,他见了奋不顾身地冲了过去,反被歹徒一拳击倒,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又被一拳击倒,这一跤摔得更重,不过他感觉好多了,好像脑中那些懵懵懂懂的东西都摔掉了,他晃了晃脑袋,大喝一声:“来来来,我跟你们拼了!”
那三个歹徒被他的勇气镇住了,环望一眼,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他扶起一身肮脏的夫人,给她披上衣服,抚摸着她那清瘦、衰老的面容,不禁动情地说:“让你吃苦了!”
夫人捧着他的脸,一阵心酸涌上心头,她抱着他一阵大哭,他拥着她,感到无限感激和内疚,好一阵,夫人对他说:“你已具有同情心,能关心他人,并恢复了信心和勇气,现在还必须具有强健的体格和魄力,我已给你联系了一份做装卸工的工作,明天就去吧。”
他咬着牙,在车站扛着水泥包,从一次一包到一次两包、三包,他挺下来了。第一个月他有了收入,租了一间房子和夫人搬了进去,虽然简陋,但毕竟有了安全,有了温暖,有了一块自己的天地,他感到好幸福,久违了的幸福。
一天,他下班回来,见夫人躺在床上,一摸身体好烫,他把她抱到医院,夫人醒过来了,含泪对他说:“你已是一个健全的人,你该回你的公司去了,你的公司没破产,我托人为你打理着。”他拉着她的手深情地说:“让他打理好了,我好容易才找回了我自己,还是让我们回归自然吧,记得有哲人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河流。”
“只要你多为社会和贫困群众做点贡献,就能……”说完,夫人溘然长逝。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