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朱明东的《达子香》

达子香

 

临近办公楼,一阵花香随风袭来,清新而亲切。我精神一振,下意识向楼前的花坛望去。昨日下班时还没开的达子香,一夜之间已次第绽放。

初见达子香是随父母到大兴安岭落户后的第二年。大兴安岭的春天比内地来得晚。家在县城边。不远处的山坡上除了斑斑点点尚未消融的雪,就是灰秃秃的林木。见我在门前怅然,母亲走过来说:“这里有山有水有树,还有花儿,咋还不高兴?”我说:“这里除了雪花,哪还有别的花儿呀?”母亲笑了:“会有的,这么多的山,哪能没有花儿?”没过几天,山坡上果真开起了大片大片粉红色的花儿。这些花儿就像大兴安岭新生的婴儿,努力睁开眼睛,新奇地打量这个世界。

达子香是大兴安岭普通却耐看的花儿。枝短叶小,花多为五瓣,粉红淡雅,花蕊细长。在苍茫的群岭中,她就像位女神,静美端庄,朴素大方。那几年,全家七口人,仅靠父亲微薄的工资度日,生活艰难可想而知。母亲向来勤俭,每花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我理解母亲,她这不是小气,而是在帮家里减轻负担,哪怕这负担微乎其微。在对孩子们的学业上,她却毫不吝惜花钱。我刚上初中时,心里老想买本《现代汉语大词典》,可因定价相当于父亲一天的工资,就没敢说。细心的母亲得知我的想法后,二话不说,领我走五里多路赶到县城的新华书店,硬是把词典买回来。母亲说,只要是学习用的,家里就是再吃紧也要供你。邻居张老太太粮食不够吃,母亲狠狠心,硬是把家里节余的半袋白面送过去。母亲总是鼓励孩子们一心向善一心向上,要像达子香般朴素而纯美。

春末夏初,群岭依然萧瑟,达子香却率先绽放。遍及山岭盛开的达子香默默展现自己的美。她不畏寒冷,也不张扬芬芳。短暂的生命里她甘于寂寞,把生命全部献给山岭、树木。母亲热爱大兴安岭,也热爱生长在这里的达子香。她健在时常慨叹,在大兴安岭生活的人都是好样的,能冒着严寒为国家做那么多贡献的,都是非常之人。每当达子香盛开时,母亲就经常向山岭眺望,视线里,一定有漫山遍野的达子香。达子香名不见经传,她不似牡丹富贵,也不似玫瑰娇媚。开发建设以来,达子香把所有朴素的美都回馈给大兴安岭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这种回馈,无疑是一种恩泽,她让大兴安岭不再寂寞。

越是艰苦,达子香就越美越香。开发建设者们正如达子香,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达子香。多少年来,万千英雄儿女投入到大兴安岭的开发建设中,战胜各种困难,不仅站稳了脚跟,为共和国建设提供无数优质木材,还献青春、献终身、献子孙,为林区经济发展提供可靠的人才储备。寒时,达子香不见美,一到春回大地,达子香就把美显现。美了山,美了岭,美了所有人的心。莫道达子香只惜春,其实早在严寒时节,她就踏上奉献的征程。任风虐雪饕,她坚强地站立着,坚强地积蓄美的能量。哪怕风一阵强似一阵,雪一次比一次狂,也囚不住她生命的灿烂。一绽放,她就全身心去把生命点燃。在点燃生命的过程中,她迎来无限的春色,还有群岭上丰沛的光。而这,不正是大兴安岭建设者们生命的写照吗?

寂寞的不再寂寞,荒凉的不再荒凉。大兴安岭是宝地,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哪怕风料峭了山岭,达子香依然闪动着明亮的眼,把大兴安岭扮靓。我热爱达子香,那大兴安岭特有的芳香。这种热爱,是对大兴安岭精神最朴实的颂扬。

牢记一种美,是为了激发更多的美一同绽放。我来到北山公园山顶上。放眼望去,达子香在林中不时闪动粉色的光。看园人老张是大兴安岭的第一批建设者,我的忘年交。老张说:“这两年大家都重视达子香了,很少有人再乱采乱摘。”清风徐来,公园里散发出馥郁的香。“达子香在唱歌呢!”我有些情不自禁。见老张疑惑不解,我又道:“花散香时就是唱歌啊。”说完,我笑,老张也笑了。达子香真的在歌唱,她唱得是那样的轻柔那样的舒畅。在她的歌声里,大兴安岭万木复苏,天蓝路广;在她的歌声里,万道霞光穿透崇山峻岭,挥就豪迈的诗章。

原创文章,作者:耕读语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gduyw.com/3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