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的地方,其实是天堂

文/夏天的绿

 

秋风吹落花园里的片片黄叶,把它们从地上卷到堆砌的假山上,又从假山上吹卷到那方方圆圆的湖泊里,然后就这样开始漂泊。树,仍在那里;草,青了又黄;几只鸟儿,在枝丫中扑腾了几下,又懒懒地歇在梢尖上,我又独自游荡在这深秋的季节里。

不伤春,也不悲秋,我是在思念,原来长大的地方,其实是天堂。

一簇青山,一抹绿水,是记忆中的乐园。看着这湖中倒映的人影,湖面上荡漾着腐朽霉物,清风吹动点点涟漪,不得不让我的思绪回到那个快乐的时代。

潺潺水声,那是小雁溪水。这是一条宁静的溪流,距离大江大浪还很遥远,源头是一个独立的泉眼,应该是属于地下水的。那时候太小,只知道这里较深,比较适合游泳,整条河流就只有这里能看到几尾鱼。溪水静静流淌,我们几个小孩能够在这里目不转睛地 看上几刻钟。溪水尽头,十里飞瀑,响彻山涧,直泄龙潭,回归地心。它就像人的眼睛,把最靓丽的一弯碧水展现在我的家乡——马官。这条溪水,没有培植成畦的碧草,没有工整成排的树木,更没有所谓的雕栏玉砌,楼台轩榭。但它清澈而透明,洁白而无暇,天然而惬意。这是山野里的一个寻常之处,两岸怪石嶙峋,杂草丛生,野花遍地。溪水底下凹凸不平,光着脚板下去,还必须要小心翼翼。一块布满水波纹状的灰色长石板,就是天然的石桥。

夏天的时候,这块石桥和周边的石块会忙个不停。小伙伴们在水里玩够了,就赶紧爬上来,在这石桥上晒晒屁股,去去寒气,然后留下一簇簇的水印儿。周围的石块会晾满小姑娘们刚洗好的衣服。这不由得让我想到当地的一首情歌,歌词是这样的:

情姐下河喂,洗衣裳喽,双脚踩在哎,青石上喽喂。手拿棒锤哎,朝天打喽,双眼观看噻,少年郎喽喂。棒锤打在哎,妹手指喽,痛就痛在噻,郎心上喽喂。

淳朴的音色,自然的情调,我们的打闹声和着水声,打破了这田野里的寂静。

通常,小男孩们只穿一条小短裤,小姑娘们穿着一身的短衣短裤,都在河里嬉笑个不停。一个跟头砸下去,扑棱起的水花溅得伙伴们都睁不开眼,笑弯了腰。我曾试着睁开眼睛去看看西游记里面那水晶宫的斑斓世界,看看里面有没有龙王三小姐,或是童话里 的美人鱼。可是,眼里还是一片混沌,偶尔会看到穿进水下的太阳光,仿佛是猎人手里的猎叉似的。

摸鱼,嬉戏,晒屁股,洗衣服,晾衣服,都是必不可少的流程。在这间隙,也不忘摘一些野菜带回家。高三才知道,吃了多年的“鱼香菜”就是电视上天天打广告的“名草”薄荷。当地人很多都是布依族,对这些野味了解颇深。大家都叫它鱼香菜,素菜可以蘸辣酱油,可以拌着炒豆吃;荤菜主要用来炒牛肉或者炖鱼,去除腥味,有清新感,口感很好,还可以治感冒,大家都很喜欢。每当去溪边玩到忘了时辰的时候,掐上一把野薄荷带回家,一来增加了一道菜,二来也减少了父母的一份怒气。

玩水,也一定会爬山。那群伙伴,没有一个没爬过山的;周围的山,也没有没被我们征服过的。

山林,也是儿时的家园。家在小山斜坡上,坡与坡之间相互连接,村村寨寨,依山而建,傍水而立。山上怪石突兀,有的像兔子,有的像睡椅,有的像狮子,有的像仙鹤,形状各异,层出不穷。如果现在再去看一遍,自然之境,定是美不胜收。可是这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当初在我们眼里,并不具有这些美感,只是看到像椅子的石头就直接坐上去。看到像狮子或猪的石头,会感到畏惧,总觉得这是什么鬼或是什么神附身 上去的,只会远远地看,不敢接近。那时候,布依族的邻居总叫我们“汉家狗”,我们就叫他们“小彝家”。

每当夏夜田野蛙声一片,山上几处火光荡漾的时候,这些“小彝家”们就骗我们说:“‘鬼’叫起来了,要找人附身了!”回家的路中有片坟堆,灰色的石碑在晴朗的夜空里显得那么明净洁白。坟上长了许许多多的鸢尾花,有紫色的、黄色的、白色的,一簇簇地开着。儿时的想象力是惊人的,只要被吓住了,光和影所产生的情景,什么都往“鬼”字想。后来才知道这是自由之花,是接引死者去天堂的使者,山上的亮光不是“鬼火”,而是磷的自燃。当时遇到这情况时,不自觉地心惊胆战,坐立不安。手紧紧地捏着,甚至捏出手汗来,眼睛都不敢东张西望,生怕看见了不该看或是看见了让人更害怕的东西。现在想起来, 真是虚惊一场,无聊之极,但也有一种简单的快乐,淳朴的自然。

马官水泥厂后面的那座山,几乎都是石林。石林的堆砌,倒、倚、斜、靠、纯属自然。我们常在石林之中捉迷藏,穿梭自如。石林顶部很平,我们常在石林顶上玩耍,每个石块间的距离有宽有窄,非常有趣。遇上宽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埋头就跳,走路都挑着 不平的走。从没想过:跳的过去吗,爬的上去吗,会摔下去吗,摔下去怎办?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是“三 思而后行”“瞻前顾后”“未雨绸缪”。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也有被虎伤的时候。小伙伴们的衣服被尖石头挂破过,膝盖被石头搓破过,脸也被树叶弄疼过,回家也被父母打骂过。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却像一泓清泉印在自己的心里。

回忆起山上的野果子,嘴里都泛出酸劲儿了。救军粮、杨咪咪、牛捧瓜、酱紫檬、石头果、折耳根、还有酒味香浓的野刺梨等等,都是人间美味,与超市里满目琳琅的垃圾食品相比,简直判若云泥,天上人间!

这里,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这里没有孤独,石头也没有水泥的枷锁。花草都可自由地看着太阳,沐浴阳光,听着我哼的情歌。

几座青山,一湾碧水,几处炊烟袅袅,嵌上夏夜的蜻蜓和蝴蝶,我长大的地方,其实就是天堂!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