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像是被泼了墨汁一般,唯见一轮明月。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下了一室清冷。

室内,我独坐于黑暗之中,任凭黑暗吞噬着寂寞。彼时,室外,母亲蜷缩在沙发上,任凭无声的电视画面斑驳了她的面孔。

曾几何时,家变得如此寂静,没有一点人气,宛如一座坟墓,充斥着压抑的气息。

曾几何时,我们之间变得如此无言,到底是屋内与屋外的距离拉远了我们心的距离。

站在房门口,看着母亲的背影,似乎有点弯曲,是岁月的痕迹。萧索的背影,让我有一种拥抱的冲动,却终迈不出停在屋内的步子。

记忆里,家中充满了欢声笑语。

偌大的房子里,蹦跳着我幼小的身影,而身旁,总立着母亲,含笑的看着我。那一种温暖,温暖了我的童年。

“咯咯”,“哈哈”••••••久违的笑声重新荡漾在耳边。餐桌上,摆着一盘葡萄,我与母亲坐在桌子的两侧,“预备,开始!”随着母亲的一声发令,我的短手立马行动起来,飞快地拣了一个葡萄,剥皮,张嘴,吞下。动作一气呵成。而对面的母亲则慢条斯理地剥着葡萄,细细咀嚼,吞下。还时不时地擦去我嘴角的汁水。每次的结果不言而喻,总是我早早地吃完自己盘里的葡萄,而母亲却还剩下一大堆。这时母亲总会把她的盘子推向我,说是奖励。这时的我总是欢欣鼓舞的。

小时侯,总嘲笑着母亲不如我。长大后,才明白那是母亲给予我的温暖。

而如今,我与母亲隔着这薄薄的房门,却再也拾不起那些曾经美丽的花瓣了。

站在房门口的我,想着母亲给予的温暖,是否我也该给母亲一片母亲呢?

于是,转身,抱起毯子,迈出了房门,走向母亲,轻轻地为母亲盖上。

天与地之间的距离,不过是低头的瞬间;心与心之间的距离,不过是迈出房门的那一步,而我,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