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熟脸儿红

作者:李九龙

我家的院子里,有两棵杏树,是父亲亲手栽种的。晋北的农家小院,有这么两株果树年复一年地开花结果,给小院带来了无限生机。春天赏花,夏天享果,秋天观叶,实在是妙不可言。

每到春天,杏树最先笑盈盈地展开花瓣,露出橙色的花蕊。仔细观察,含苞待放时,杏花朵朵艳红,随着花瓣的伸展,色彩由浓渐渐转淡,到谢落时就变成雪白一片。宋代诗人杨万里在《咏杏五绝》中写道:“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可见他对杏花观察的细致。大约一周后,杏花快谢的时候,绿豆大小的“毛毛杏”就从花蕊中探出头来了。那时,村子里的孩子们就开始眼巴巴地盼望着树上的杏儿长大。

终于到了杏熟麦黄的时节。看见那一嘟噜、一串串笑红了脸的杏儿压弯了枝头,孩子们也乐开了花。他们看见哪个枝头的杏儿最多最红,就用竹竿“啪啪”地打杏儿。够得着的树枝打光了,就站在凳子上打够不着的树枝。村里的大人下地去割麦子的时候,孩子们把衣兜里装满熟了的红脸杏,嘻嘻哈哈地跟在大人后面去捡拾麦穗。常常麦穗还没拾完,衣兜里水灵灵的甜杏已经被吃个精光。

杏儿结得多且喜人,母亲便挑出一些品相好的送给左邻右舍尝鲜。随便拿起一个杏儿咬一口,那甘甜的汁液便从嘴角溢出来,邻居边吃边啧啧称赞:“婶儿,您家的杏儿可真甜!”母亲乐呵呵地说:“甜就多吃几个,今年年景好,咱家的杏儿甜掉牙呢!”

吃不完的杏儿,母亲就在屋檐下的水泥台阶上铺一层塑料布,把杏儿一个个地捏开,让它们排好队来一场日光浴,一股酸甜浓郁的味道也在院子里弥漫开来。要是阳光充足,这些杏瓣儿晒上十来天就成了深棕色的杏干了。晒好的杏干,除留下一部分给孩子们解馋外,大部分会被母亲装进一只黑黝黝的坛子里,然后撒两把白糖封好。等到家里来客人时,这些油津津、甜滋滋的杏干就成了待客的佳品。而杏核呢,则被父亲收集在两只铁皮水桶里,一部分卖了钱,一部分用锤子砸开,把杏仁一颗颗攒起来,日后慢慢品尝。

家乡的杏,浑身是宝,这让紧盯市场风向标的父老乡亲看到了商机。近年来,在政府扶贫专项资金的支持下,短短几年间,代县全县已经发展白水杏、仁用杏经济林上万亩。每年夏收时节,甜杏挂满枝头,县、乡政府通过举办以“爱心助农、产业扶贫、百姓受益、‘杏’福敲门”为主题的白水杏采摘节,以杏为媒,以节会友。在去年的采摘节上,旺台村一颗重达213克的白水杏王被爱心民营企业家竞拍到手,拍卖成交价高达8188元,真正让“杏”福敲开了果农的致富大门。

尝到甜头的乡亲乘势而上,开始发展乡村旅游业,日子过得“芝麻开花节节高”,脸上也露出了如熟透的红脸杏般灿烂的笑容。

家乡的变化日新月异,家乡人的追求永无止境,一幅“杏”福来敲门的画卷正在雁门大地徐徐展开。

 

https://www.gengduyw.com/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