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母爱如春晖》

记得孟郊吟咏过:“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诗经·邶风·凯风》与孟郊所咏之义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赞美伟大的母爱,只是角度、重点不同罢了。此诗手法自然高妙,勾勒出一幅优美的夏景图,于景中处处透着伟大的母爱,读罢让人内心涌动着股股暖流。

原诗:“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晛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译文:和风吹自南方来,吹拂酸枣小树苗。树苗长得茁又壮,母亲养子多辛劳。和风吹自南方来,吹拂枣树长成柴。母亲贤惠又慈祥,我辈有愧不成材。泉水寒冷透骨凉,就在浚城墙外边。养育儿子七个人,母亲养子多辛劳。清脆婉转黄鸟叫,黄鸟叫来似歌唱。养育儿子七个人,无谁能安母亲的心。

传统中国是一个非常注重亲情的社会,亲情是人类最自然、最珍贵的情感,也是历代文学作品讴歌的永恒主题。笔者以为,这首诗表达了对母爱亲情的感念和内心的愧疚,是儿子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诗愿天地间永恒的母爱亲情能永恒延续下去。这首《凯风》诗,才明白母爱为什么能绵延几千年。

诗的前二章的前二句都以凯风吹棘心、棘薪,比喻母养七子之艰辛。凯风,即是和煦之风,象征母爱之风。棘心,指酸枣树初发芽时心赤,比喻儿子初生。棘薪,酸枣树长到可以当柴烧,比喻儿子已长成。后两句一方面极言母亲抚养儿子的辛劳,另一方面极言兄弟不成材,反躬以自责以平直的语言传达出孝子婉曲的心意。诗的后二章寒泉、黄鸟作比兴,寒泉在浚邑,水冬夏常冷,宜于夏时,人饮而甘之;而黄鸟清和宛转,鸣于夏木,人听而赏之。诗人以此反衬自己和兄弟们均不能安慰母亲的心。诗中各章前二句,凯风、棘树、寒泉、黄鸟等兴象构成有声有色的夏景图;后二句反覆叠唱的无不是孝子对母亲的深情,设喻贴切,用字工稳,重章叠唱,读来朗朗上口,诗中流露的真情令人动容。

此诗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毫无怨气。《毛诗序》说:“美孝子也。”这就上升了一个层次,意思是不停留在单纯地歌颂母爱。母爱是要用心去感受的,只有用一颗孝心才会感受得到;能用心感受母爱的,才可能成为孝子。古人把它提升到美孝子的角度,我觉得要比现代解诗者高明得多。赞美孝子,提倡孝心,就是对母爱最大的回报和赞美。母爱是天性,是先天存在着,无须我们去歌颂。你歌颂她,她可能欣慰,可能会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可能还会害羞;你不歌颂她,她爱自己的孩子依然如故一往情深。

记得孟郊吟咏过:“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诗经·邶风·凯风》与孟郊所咏之义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赞美伟大的母爱,只是角度、重点不同罢了。此诗手法自然高妙,勾勒出一幅优美的夏景图,于景中处处透着伟大的母爱,读罢让人内心涌动着股股暖流。

美文欣赏:《母爱如春晖》
欢迎关注耕读语文公众号!

原创文章,作者:耕读语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gduyw.com/3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