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蒋光哲的《把照片拍成诗》

常有人说,艺术有什么用?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钱花。为什么还有人去欣赏、去追求呢?我觉得艺术是灵魂的栖息地,它能让人脱俗,让人净化,让人高尚。人的一生不应该只满足于对物质的追求,应该努力实现更高的精神追求,让自己的人生更加厚重、更加丰富多彩。

 我业余从事舞台艺术摄影已有三十年,最热衷的是拍摄指挥家。三十年来拍摄了多少指挥家?大概有数百人。这其中不乏世界一流指挥大师,比如小泽征尔、李心草、米沙·达迈夫、维塔利·普罗塔索等等。

    音乐指挥的发展历史虽然不算悠久,但一直被公认为是一门最全面的音乐表演艺术。指挥家是音乐的诠释者,是音乐表现的灵魂,其发挥的作用是多方面的:激发乐团成员的潜能,控制演奏速度,保持作品结构与形式的统一,使乐队能够准确、协调地演奏作品……优秀的指挥家都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同一个乐团,在不同指挥家的率领下,表演风格往往发生变化;同一首乐曲,经不同指挥家的精心处理,也会呈现出不同的艺术效果。

    那么,如何才能更好地拍摄指挥家呢?我的体会是,一方面要具备良好的音乐素养,对音乐史、作曲家、音乐作品等有较多的了解,熟悉各种中外乐器的性能特点和声乐基本知识;另一方面,也要善于抓拍、捕捉指挥家最感人的瞬间,借助指挥家的指挥棒、手臂、手指、眼神、面部表情等,对音乐进行诗意的表达,对指挥家进行艺术的刻画。

    去年,我从拍摄过的数百位指挥家的数万张照片中精选了38张,独立设计、编辑,制作成画册《乐魂》,本来只是想将其作为自己三十年来舞台艺术摄影的一个总结,但很意外其中8张被第二届“尼康视界”全国摄影大展选为入展作品。《乐魂》之所以能成功入选,或许是专家评委对这组照片浓烈的感情色彩、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表达的独特性等特点比较认可吧。这次入选的经历使我备受鼓舞,成为我创作道路上的又一个新起点。

    曾经有人问过我,是什么让你专注拍摄舞台三十年?原因有二:一是源于对音乐的喜爱,二是天生的“愚拙”性格。

    愚拙,出自郑观应的《盛世危言》:“若辈亦自等庸奴,自安愚拙,无一聪明秀颖之士肯降心而相从者”,其原意是一个带有贬义的词,但我却觉得它在实践中是一种独特而强劲的力量。我的愚拙源于从小受到的教育。儿时,父亲经常教育我做人要正直、善良;做事要认真、踏实,要学会不讨巧、下苦功。正是由于这份愚拙,我一直坚持下苦功夫、下笨功夫,从来没想过投机取巧走捷径。从我开始接触摄影到现在,三十个春夏秋冬过去了,我依然还是朋友口中那个扛着摄影器材穿梭于大剧院、音乐厅之间的“照相的”。有些朋友认为我这样做对人生和事业的成就没什么意义,可我却不以为然。每当我走进音乐厅,耳边响起宏伟激昂的《命运》交响曲,伴随着手中相机的快门声,我的内心就会充满无限的乐趣和深深的满足。

    常有人说,艺术有什么用?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钱花。为什么还有人去欣赏、去追求呢?我觉得艺术是灵魂的栖息地,它能让人脱俗,让人净化,让人高尚。人的一生不应该只满足于对物质的追求,应该努力实现更高的精神追求,让自己的人生更加厚重、更加丰富多彩。

三十年转瞬即逝,我依然坚信内心的选择:努力将照片拍成诗,努力把生活过成艺术。这,就是我一生的追求。

原创文章,作者:耕读语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gduyw.com/3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