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小镇,真是令人魂牵梦萦,神奇的是蜿蜒着一条清澈的河流,缓缓一绕便是千万里。春天的赤水,虽不像江南那般诗意撩人,却有其独特的魅力。伴着细密的雨声,传递着各色花朵的消息,应和着天边轰隆隆滚过的春雷,青青的楠竹林里,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竹笋在飞一般地生长!

    放快镜头,你看,竹笋像鸟儿一样飞起来了,这是怎样一番令人激动的景象啊?这些小家伙们,经过了寒冬的默默积蓄,早就具备了破土而出的力量。沾衣欲湿的春雨,加点和煦的春风,伴着春雷的击鼓助威,竹笋们在迸发!它们毫不畏惧,它们勇往直前,用力冲出泥土的束缚,那么努力,那么安静,就这样拼搏着,勃发出一股绿色的生命力。它们从泥土里探出头来,调皮地打量这个世界,奔着向上生长的目标,飞扬!飞扬!带着滴滴露珠儿的春笋,像穿着褐色外衣的姑娘,娇羞而可爱,青涩又懵懂,多么喜人!这春天的楠竹林,让人感觉惊心动魄,又有点蔚为壮观。

    我去过很多地方,在北京的紫竹院公园里,我见过纤瘦的紫竹,可是少了些少年气象;在云南的少数民族村寨里,我见过娇柔的凤尾竹,可是却少了些清新俊逸之风;在家乡长沙镇的小河边,我还见过伟岸的楠慈,它雄伟挺拔,仿佛有可拔大山的气概,却稍显鲁莽。在众多种类的竹子中,最让我喜爱的,要数生长在崇山峻岭间的楠竹,它们卓尔不群、不拘一格,令人难忘。

    那一株株别具风骨的楠竹,竹竿上带着淡淡的白霜,让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节骨凌云、寸心春晖”;那一片片翠色欲滴的楠竹林,缓缓铺开即成绿浪,让我真正领悟到“团结协作、众志成城”。楠竹四季常青,与松、梅并称“岁寒三友”,颇受历代文人墨客所喜爱。

    说到楠竹,不得不提竹的诸多美好品质。《诗经》云:“瞻彼淇奥,菉竹青青。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可见,竹子有着高尚的品格,像文采斐然、温文儒雅的君子。宋代苏轼说:“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竹的高雅脱俗、清新俊秀!明帝朱元璋偏爱竹,他的观察深入到竹的骨子里:“雪压枝头低,虽低不着泥。一朝红日出,依旧与天齐。”在君王眼里,竹不仅忠贞,还很大气,还能不折不挠与自然抗争!竹更是虚心的,前人“未出土时先有节,及凌云处也虚心”的诗句,难道不正是这种优秀品质的真实写照吗?

    楠竹本分、踏实,咬定青山、锲而不舍,不管是狂风吹打、日晒雨淋,都坚守自己脚下的寸寸土地,从不随波逐流。它们每天迅速地生长,依赖于它长达几公里的根系,源自于生长基础的深厚与稳固,源自于对生命的热爱与眷恋。我们的人生同样是伸展、构建“庞大根系”的过程,是夯实基础、打造台阶的过程,不管怎样都得先有厚积,才会有薄发。

    赤水的楠竹,人文底蕴深厚,用途也颇多: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可制成领袖手中挥斥方遒的羊毫,写下鞭辟入里的诗篇;也可劈成红军肩上的扁担,担起责任和道义的主张;还能撒叶为兵,削枝为将,兵将同把河山守;每一根竹筋都是坚强的弓箭刀枪,都能刺入敌人的心脏。有人甚至说:“楠竹是支撑灵魂的脊梁。”了解楠竹的人,都深以为然。

我喜爱楠竹,喜欢它们与众不同的气质,因为“一株幼笋出生,半月升高十尺;一月长成大竹,几年就是战士。”这是真实写照,也是一种抒情。楠竹的生长力,就是这么旺盛、这么迅猛,超乎人们的想象。在精神上,楠竹像是顽强的战士,在土地上拼搏奋斗着;在姿态上,她却像是婉约的少女,有股独特的灵性和美感。

楠竹不仅是广袤大地上的青葱植被,也是大地母亲赐予山川大地的自然物产,更是人民群众的经济资源。赤水多竹,当地的楠竹栽种可谓渊源有自,可追溯到清代康熙1769年,其种子是由福建人黎理泰从上杭带去种植的。无论是绵延起伏的山冈,还是小河环绕的村落,最常见的就是蓬勃旺盛的楠竹林,它们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在人们面前,带来一抹抹绿意,让人心旷神怡。

    一片片美丽的楠竹林,和四季的风霜雨雪一起,和一簇簇散发着清香的野菊花一起,伴着一道道永远流淌不尽的山间小溪,和着乡村人家飘不散吹不尽的炊烟,在那寂静而幽深的山峦,在绿波荡漾的河边,以群体的坚强、独立和进取之心,向着生生不息的大自然和热闹非凡的人世间,呈现着生命独有的淳朴、欢乐与清新,传承着对乡土的忠贞、依恋和守望。

春天的楠竹林,带给人们的不仅是无可阻挡的自然力与生命力的启迪,还蕴含着勇于进取、不懈奋斗的力量。作家徐鲁曾赞美道:“成熟的笋与竹,都是金色的。”在故乡赤水,透过阳春三月的楠竹林,我也曾有幸亲自体验过这个源于自然和泥土的神奇秘密。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