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生长在老家的后山。

    老家的后山,一年四季都开着各种知名或不知名的野花。但,最令我神往和留恋的,还是高高在上,有着坚强品质,带着纯洁和芬芳的野百合。

    在老家,人们都称野百合为岩宝花。之所以叫它岩宝花,是因它生长在丛林的石岩上,为了把根扎下,它不得不使出洪荒之力,在石头缝里钻出生命的土壤,让自己得以生存、得以生长。

    小时候听母亲说,在经济极端困难的20世纪60年代,家家都过粮食关,为了填饱肚子,大家都上山挖野百合的根来充饥。野百合的根呈蒜头状,一瓣一瓣的。根挖回后,将其一瓣一瓣地掰下来,用清水洗净,再放在蒸笼里蒸熟,去皮,便可食用。母亲说,吃到嘴里,黏黏的,有一股百合的清香。那年月,百合根也算得上是难得的美味佳肴。我想,这是人们称它为岩宝花的另一个缘由吧。

    渐渐地,生活富裕了,人们对岩宝花不再关注,任它静静地开,再悄无声息地落。岁岁年年,年年岁岁。

    而我,总喜欢在夕阳洒下的时候,独自一人,沿着一条陡峭的通向云端的小路,经过一片一片挂满红缨的玉米地,一步一步登上后山顶。远远地、静静地看着盛开在丛林里的野百合。

    风轻轻一吹,夕阳的光辉在丛林荡漾,野百合露出让人陶醉的笑意,在风中摇曳。摇着,摇着,它们就唱了起来,跳了起来。顿时,整个后山顶沸腾了。在载歌载舞中,它们要来一次张弛有度、收放自如的伸展,一直伸向天空。它们要在这个盛夏的黄昏,投入一生的激情,做一次彻底的燃烧。

那一刻,天空和大地多么干净,那一刻,暮色苍茫,晚霞在天边轻轻流淌,蝉鸣声声,此起彼伏,所有的美好,好像都因野百合的盛开而存在。霞光依旧,一直铺展到遥远的天边。野百合,这朴素而坚强的精灵,从石缝里探出头的那一刻,它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这般艰辛生长,会迎来这般荣光的时刻。它洁白的色彩,它芬芳的气息,在整个后山顶释放、升华。

    这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自从进了城,我就没有再目睹过后山野百合盛开的图景。

    今年七月初,我回了趟老家。同样在夕阳西下的黄昏,我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在新修的宽敞的水泥路上,当年挂满红缨的玉米地,变成了硕果累累的猕猴桃基地,一个个丰满的猕猴桃,正眨巴着眼睛,欢迎我的再度光临。远远地,就看到一束一束的野百合,依然不卑不亢,不慌不忙地开着。

山风拂过,我的思绪飘向了白云间。鸟儿的鸣叫,一声长,一声短,一会儿高亢,一会儿抒情。我陶醉在这令人如痴如醉的景色里,仰望蓝天、俯视小镇,突然想到这曾被称为岩宝花的寻常花儿,却是山路变迁、新农村发展的见证者。

    站在山顶,我所感受到的那种蓬勃朝气,正伴随野百合的清香,在整个后山顶、整个小镇的上空,缭绕、升腾。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