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江汉平原上的一个县城,虽说是“城”,却有一个不起眼的名字:斗湖堤。堤,围湖防水的堤坝、堤岸。这里湖泊相连、纵横交错,便到处有桥、到处有堤,堤桥相接,就成了四通八达的网格式路径。湖、堤,是这片丰沃水乡的名片。

家乡素有百湖之乡美誉,长年风调雨顺、四季分明,盛产稻棉、鱼虾。家门前的玉湖、柳浪湖等湖泊到处是桑树、蒲公英,湖面淡蓝清澈、静谧安详、水波不兴,来来往往的鱼划子像在一面玻璃上滑行;粼粼水波,像丝绸上的细纹,其间点缀着浮萍、丝草、芡实、香荷等水生植物;时不时,突如其来的烟雨也是雨滴晶亮,落在湖面,溅起丝丝涟漪,似野生鱼儿们觅食吐露的欢悦。湖乡总是这样的清新景象:薄雾中有鸡鸣狗吠、黄昏时有炊烟袅袅、清澈的湖上有渔舟唱晚的风情、田垅的小道上有农人牵着老牛暮归的画面、乡音俚语里也充满了爽朗的笑声。天空总是色彩饱和、风清日丽,而气息里,弥散着的也总是幽幽的荷叶清香。

家乡就是迷蒙烟雨中的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彩画,那些村舍、院落、篱笆、庄稼、渔火、石桥、炊烟、渡口,都让人亲切无比、柔情顿生。白墙灰瓦的人家,星罗棋布在湖的四周,恬静淡雅、温馨温暖。久居于此,家乡在心灵深处就变成了一个湖,一个长满脆嫩多汁水草的湖。春季,小荷初露、新绿如烟;盛夏,红莲竞放、荷叶田田;金秋,鱼肥蟹美、菱脆藕香;初冬,芦花连片、残荷成景。这美丽的湖乡,俨然是江南诗意中不可或缺的韵脚。盘坐在堤岸上看湖面的鸭群游弋,金子般的阳光被鸭群拌进水里,静谧安详的水面金色点点、撩人心扉,仿佛所有的日子都被金色尽染一般。我蓦然感受到,身在湖乡,已经是一种奢侈的幸福。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穿过一大片正在开发的农田,沿着崎岖不平的田埂和朋友散步,回望来时的方向,湖乡点点灯火在夜幕里起伏不定、若隐若现,而近在咫尺的城市,正以悄无声息的匆匆脚步向这里走近。宁静诗意的湖乡会因此渐渐变得陌生起来吗?那梦幻的清晨、醉人的黄昏、皎洁的月光也因此会渐渐地模糊远去吗?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