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周六的下午,烈日炎炎,我和几位好友相约,到宽窄巷紧邻的井巷子“市井生活”餐馆听散打评书。多年没现场听评书了,现在有这个机会,就像去见曾经的恋人,多少也有几分期待与兴奋。

    井巷子紧靠窄巷子南面,清代名为“如意胡同”,后因巷北有明德坊,又称“明德胡同”。辛亥革命后改名“井巷子”。改造后的井巷子在剩下的半边街上,建了一道500米长的历史砖文化墙和500米长的民俗留影墙。相比人头攒动的宽窄巷,井巷子“文静”得多,对我来说,更喜欢这样不张扬、低调含蓄的环境。

 我们事先在“市井生活”二楼订了一桌,从楼上往下看说评书,似乎更有一种优势。木桌上摆放着盖碗茶,还有9种颜色各异的点心。我们坐在竹椅上,仿佛回到那曾经久远的年代。

    楼下,著名巴蜀笑星、散打评书艺术家李伯清的徒弟肖干虾儿在台上精神抖擞地耍嘴皮子,幽默、诙谐、调侃,尤其是男欢女爱的段子,台下的客人笑得前合后仰。他的声音和表达方式,都和李伯清老师非常像,如果闭着眼睛只听不看,真的以为是李伯清老师在侃侃而谈。

    听评书固然精彩,但朋友们更享受这惬意相聚的氛围。平时,大家都各忙各的,见面的时间也不是太多。此时,在这青黛砖瓦的仿古四合院里,很放松地半躺在竹椅上,看阳光照射在滋生着青苔的瓦上,品着清香的绿茶,耳朵里不时传来楼下肖干虾的“川味麻辣烫”,大家就国内外的重大新闻,互通有无,彼此发表一些不同看法,有益有趣。这个时候,感觉时光是实实在在、伸手可触的;感受到朋友之间真挚的友情,完全不设防,而不是像有些人那样戴着面具握手。

    邻桌坐着两位年轻时尚的美女,一位穿着精致的休闲装,手里拿着一把竹编纸扇轻摇,上书“吃好耍好”;另一位身材苗条,头上挽着两个发髻,穿着白色绣花唐装,短裤,一双修长的大腿尽显魅力。她俩不时凑在一起私语,或站起身倚栏往楼下拍照。

 她俩的模样,毫无悬念的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尽情“洗眼睛”。在这样的环境,彼此的对视,也显得十分自然。在过道上,我往楼下拍照时,休闲装美女也过来往下看。不知怎的,非常随意,我和她就听评书聊了起来。她和同伴也是来听评书的,而且是经常来,觉得很有意思,也喜欢这儿的文化味。她笑道:“现在我们除了吃好,还要耍好,都是成都人,你懂的噻。”

    此时,有朋友站在一旁,像情报人员一样,悄悄咪咪偷拍我们的交谈。见状,我干脆请休闲装美女合个影,要拍就光明正大的拍。这位唐姓美女爽快答应,并把扇子打开,突出“吃好耍好”。那一位唐装美女也站起身来,挨着唐美女,我们三人微笑着,留下合影。评书听完后,我们互道再见,看着她俩离去的身影,朋友们啧啧称赞。

    于我而言,在这个听评书的过程中,认识新的朋友,并沒有什么特别的意思,现在早不是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彼此有缘相识,意外“邂逅”,成为朋友;或无缘深交,逐渐失联,乃至遗忘,其实都很正常,一切顺其自然,不必惊讶。但,“当你往前走的时候,要一路撒下花朵,因为同样的道路你决不会走第二回。”

    这一个下午,时光很柔软,妥妥的,我抚摸到了她,她的有温度的肌肤,她的不可言传的香。不是铁甲般冰冷,甚至有时候是敌意的,需要我全副武装去应对,那样很累!而柔软的时光,她能抚慰我的身心,让我有短暂的彻底放松的小憩,忘掉诸多烦恼。当我站起身,迈出步伐,身上又充满了力量!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