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我从嘉祥二中毕业考上大学。

    到了大学之后,对我影响最深的一件事,是1982年的秋天,学校组织同学们参加省作家协会和省学联组织的“山东省文科大学生散文竞赛”。给我们布置这个任务的,是教我们写作的老师郭玲玲先生。

     郭老师特别告诉我说,竞赛没有具体的题目,就是让大家写一篇散文,写时代的变化,写生活的变化,你的文笔不错,家在农村,可以写一篇反映农村变化的散文。

      老师布置了任务之后,恰好是周末,我回家去看望父母。到了村口的时候,恰好看见我父亲带领着村里的干部在责任田里检查土地。

      父亲用一把铁锨翻开一层土,用手抓起来说:好墒情啊,正适合播种小麦,明天就开始播种吧。

     看着满脸喜悦的父亲和乡亲,我突然想,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不也如同这适合播种的土地,正是发展的好墒情吗?

    当天晚上,在家里,我立即伏案疾书,很快以《墒情》为题目,写好了这篇反映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以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散文,到学校以后交给老师。很快,郭老师找到我,并告诉我,我的这篇散文,将代表我们学校参加省里的竞赛。

    到了年底的时候,有一天,郭老师到班里告诉我,我的散文《墒情》在征文竞赛中获得大奖,她作为辅导老师,将带领我去济南珍珠泉大礼堂领奖。

    然后郭老师告诉我说,你有很好的文学天赋,你只要努力,一定能够成为一个成功的作家。

    作为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农家子弟,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鼓舞,郭老师的话,是一个无法估量的激励。就是从那时起,我的心中树立起成为一个作家的目标,有了一个文学家的伟大梦想。

    我记忆犹新的是,郭老师带我坐那种绿皮的火车,从济宁到济南,经过兖州、曲阜、磁窑、泰安到济南,她一路给我介绍这些地方的历史和风景。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到省城。

    现在,济南珍珠泉内的那所当年我领奖的大礼堂还在,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去那里,每一次去,当年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依然像当年一样心潮澎湃。

    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郭老师也从学校调到《山东青年》杂志当编辑,我分配到故乡工作。她写信给我,让我坚持写作,把写好的文章寄给她。记不清郭老师为我编发过多少文章了,但是,发表的每一篇文章,都饱含着郭老师浓浓的心血。

    1992年我离开故乡到济南发展,到《山东青年报》做编辑,两个单位都属于团省委,都在一个院子里办公,我更是有了更多的机会,随时得到郭老师的教诲,而郭老师依然像当年一样,对我的写作,随时给予点拨,成为我写作之路上引路人。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