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陈闻宇的《又是一年秋收季》

又一天的劳作结束了,夜晚的乡村像是按下了静音键,四下里只有声声蝉鸣跌宕缠绵。小孙子在赵大爷怀里睡得正酣,手里还攥着一片谷子叶,可能他的梦里,小米粒正在欢欣雀跃地跳舞,而那丰收的谷香就是最悠扬的伴奏吧。

在小孩子的眼里,秋收除了满田满眼的金黄,还是奶奶大锅柴火烧出来的小米豆角饭,是院子里堆成小山的苞米堆,是随手可摘的酸甜大红枣,更是爷爷每年都会讲起的故事。

秋天是最美的季节。在文人墨客的诗句里,秋天雍雅而高贵,娉婷而峥嵘,层林尽染。而在我的印象里,秋天是农民脸上“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喜悦丰收的笑脸,是他们“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勤劳耕种的背影。

初秋的清晨已经有了丝丝寒意,家住辽宁省朝阳县的赵爱民早早地扎进田里,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从春耕到播种,从施肥到除草,赵大爷一年四季心系在这片土地上。秋风乍起,田间的叶子随风沙沙作响,五谷的芬芳弥漫整个田野。当太阳慢慢爬上山头,赵大爷才微微直起腰身,任由微风轻轻吹着额头的汗珠。“又是一个丰收年啊!”赵大爷的身后,沉甸甸的谷穗被金色的阳光照耀着,一片片无垠的田野间,花香阵阵,熠熠生辉,仿佛向世人宣示着“辽西小米”名不虚传。

在赵大爷眼里,秋收是他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时候,家里的几十亩小米地就是他的骄傲。小米,是中国北方传统的粮食作物,它无时无刻不在滋养着朴实的辽西儿女。赵大爷从小生活的一方土地——朝阳具有“七山一水二分田”的地理特征,典型的丘陵地貌,日照充足,雨热同季,非常适宜小米等杂粮作物的生长,而朝阳县更是全国有名的小米和大黄米产区。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谷子的叶片枯黄脱落,谷穗逐渐生长饱满,这时,各家的秋收就陆续开始了。抢收是贯穿中秋前后最重要的一件事,之所以要抢是因为要防,防下雨,防鸟禽偷食,也防熟透的粮食瓜熟蒂落,造成减产。而雨天的到来,则会瞬间把田间地头变成最热闹的场地,着急的人们来回穿梭,奔跑着抢收农作物,力争赶在雨前把每一粒粮食收进仓中。但凡出生在农村的人,不论离家多远,若父母妻小在农村生产、生活,哪怕工作再忙再紧,都要想方设法请假回家帮助收秋。赵大爷的儿子、儿媳虽然早早离开了农村,到城里工作生活,但老爷子秋收的“号令”一来,儿子、儿媳便带上孩子周末一大早就往老家赶。

在小孙子赵梓晨的眼里,秋收除了满田满眼的金黄,还是奶奶大锅柴火烧出来的小米豆角饭,是院子里堆成小山的苞米堆,是随手可摘的酸甜大红枣,更是爷爷每年都会讲起的故事。从爷爷的讲述中,赵梓晨知道了朝阳小米为啥出名。据民间流传,当年乾隆皇帝在某年的中秋节率文武百官前往朝阳凤凰山祭拜。途中,乾隆皇帝在一户农夫家休息,农夫家里没什么酒菜,就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小米饭奉上。乾隆顿感香味扑鼻,让随行的官员也一起品尝,大家都称赞不已。于是,乾隆皇帝将其命名为“珍珠贡米”,口谕此地小米每年要进奉朝廷。从此,朝阳县小米因成为清廷贡米而享誉古今。小孩子可能尚不明白什么是“贡米”,但他心里对丰收和秋天的记忆都在那一碗黄澄澄的小米饭里。

“过去收小米,只能依靠全家老小,大家齐上阵要连着干上一个月。现在方便多了,麦客帮忙、机械化作业,我们只要做好后勤保障就行了。”在赵大爷儿子赵伟眼里,秋收一年比一年省心省力了。他第一次听说“麦客”这个词还是几年前。这个因城乡经济发展而衍生出来的新工种,为像他家一样需要人手秋收的家庭补足了劳动力。“麦客、麦客,他们来家里帮忙,就都是客!”在赵伟看来,近几年这些经验丰富、身手敏捷的“客人”越来越专业了,不但配备大型收割机,装备齐全,还开始团队作战,效率越来越高。每次结束秋收,赵伟都会额外送上些新打下来的小米,约好明年再见。

除了麦客,如今各家各户也都开始用上了玉米收割机、农用车、秸秆还田机、深翻犁和播种机,机械化代替了人拉肩扛的架子车,解放了身体,也解放了思想。赵伟今年面对家里丰收的小米有了不一样的想法。在和家人再三商量后,一场田地里的直播开始了:“大家来看看,这是我家新丰收的小米,著名的朝阳小米,颗颗饱满,价格实在……”镜头前,是赵伟夫妻俩略显紧张又带着兴奋的笑脸,那被压弯腰的谷子秆此刻也被郑重地捧着,仿佛米香正通过镜头传递到千万人面前。这场直播吸引了村里不少乡亲围观,八十多岁的王奶奶乐得合不拢嘴,啧啧夸赞说:“这可真好啊,现在的人真是赶上了好时代,举个手机就能卖粮食了!”“奶奶,您老也来直播,讲讲过去秋收的故事,给我涨涨粉啊!”一阵阵欢笑声浪花般荡漾开,回荡在初秋的乡间。

又一天的劳作结束了,夜晚的乡村像是按下了静音键,四下里只有声声蝉鸣跌宕缠绵。小孙子在赵大爷怀里睡得正酣,手里还攥着一片谷子叶,可能他的梦里,小米粒正在欢欣雀跃地跳舞,而那丰收的谷香就是最悠扬的伴奏吧。

原创文章,作者:耕读语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gduyw.com/4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