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冬,我举家到湖北工作。所有身外之物,都打包从铁路运走,包括我的那些书。
这是一家国有企业,我去的时候,经营得还不错。不说热火朝天,起码还有生机。企业当然是把我作为管理人才引进去的,让我担任厂长助理兼任办公室主任。企业派了一辆车,跑了300多公里帮我从汉口火车站将北方发来的家私拖运回来。到企业宿舍后,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员工们都热情地帮着我往屋里搬。厂长也去了,还一个劲儿地嘱咐大家要小心仔细轻些搬,别把贵重的财物弄坏了。当我把成箱成包的物品打开时,大家都楞住了。除了必须的衣物和餐具外,哪里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全是书啊。厂长感慨之余,拍着我的肩膀说:“你真不愧是个读书人,这么远能搬来好多的书,我闻所未闻。”
爱读书好读书,为我在陌生的环境中安心工作安心生活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撑。也正因为如此,才奠定了我改变命运的力量基石。1996年,我先后顺利通过录干和公务员考试,最终成为了一名国家公务员。看着书架上摆得满满的书,想着自己风风雨雨走过来的路,自己不禁感慨万千。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书改变了我的命运,又是书,让我勇敢地从北方走到了3千多里外的南方。记得当时曾跟妻子开玩笑说,若再多读一些书,自己还能走得更远些。
儿子3岁,我给他买了很多儿童读物。这小子随我,也喜欢看书。小小年纪,喜欢各种图画书,喜欢背诵唐诗宋词。在他妈妈的辅导下,这小子居然能将上万字的《新三字经》背得滚瓜烂熟。母亲在电话中有些生气:“孩子这么小,你也忍心让他跟你似地一样挨累看书吗?”多年后,这小子一上初中就开始阅读大量的课外书籍,直看得影响了正常功课。我开始还半是鼓励半是默许,可后来一看不对劲儿了,就采取断然措施,发现一次没收一次。没收次数多了,我就气急败坏,只要发现他看的是小说类的图书,不管他怎么解释,就是一个撕。儿子上的大学,是汉语言专业。我看着他那录取通知书,不知是喜还是忧。我跟儿子说:“不管你学什么专业,都要认真去学。另外,平时也要多去图书馆看看书,不可荒废了时间。”儿子说:“老爸,您out了,现在很少有人去看纸质书了,都改在手机上阅读了。您那,再也不用撕书了。”
我喜欢读书,不怕折腾不怕劳累更不怕花钱。为了买到一本好书,自己甚至从千里以外负重携带。1999年春,我回北方家乡探亲在北京中转,正值北京地坛公园春季书市,我足足买了30多册图书。因为书过重,来回倒车挨了不少累,别的东西都没敢买。有一段时间,我特喜欢读萧红的作品。这不仅因为她是我的老乡,更主要是她的作品清新自然、无任何粉饰之处。读萧红的书,整个心灵都像被洗涤了一样。在阅读萧红作品时,乡情如歌般缓缓流淌。我有萧红的几个单卷本,但都不全。2000年春,我在荆州市开会的闲暇之余,不逛景点,却又情不自禁地踅到了新华书店。转着转着,我忽然发现了一套精装的《萧红全集》。很巧,这套书还是由冰心题写书名、哈尔滨出版社出版的。我这个兴奋啊,如获至宝,毫不犹豫地掏出近百元钱把它买了下来。
在湖北工作的那段时间,自己经历了异乡诸多艰辛和多种不适,可每当烦闷之时,躺在床上捧来一本喜爱的书一读,自己就迅速沉浸到书中,所有的压力和烦恼都排解得烟消云散。可以说,这种阅读,不仅将异乡的生活点缀得恬静而充实,而且使自己在艰难的岁月中若风若雨不留一丝世俗杂尘;这种阅读,让我在异乡坚定信念痴心不改,不断生长出茂盛的希望;这种阅读,似故乡的雪花,在我梦中轻轻飞舞,拂去各种疲惫,获得一种圣洁一种力量。
从南方调回北方前,对着满书架的图书,我毫不迟疑。凡是未读完的,凡是有价值的,我都整齐地把它们装进箱子里,让它们安全地、舒服地陪我从南方回到北方。我知道,我舍不得它们,它们更舍不得我。我可以变卖我的家私,但绝不能丢弃我的这些书。
拍着一箱箱厚重的书,我不无自豪地说:“伙计们,我们上路吧。”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