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电闪雷鸣。白昼的烈日所散发出的热量在大地上肆意游荡,几乎让所有户外活动都停了下来。

天边鲜亮的云朵和蔚蓝的天空骤然暗了下来,少顷就形成了一团团巨大的乌云。霎时乌云逐渐聚拢起来,如一条张开的巨网正准备打捞天空底下的一切,狂风起黑云涌,恰如水墨倾泻,地面上的万物都成了作画的宣纸,天色刹那间暗了下来。

雨水哗啦啦从天而降,打在尚有余温的地面上,偶尔可以看见一些白色雾气升腾起来。许是白昼的烈日太狠了,竟难得有一丝温柔来轻抚这大地、树林与人间。我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手里的笔尖划过稿纸,几只蚊虫在台灯前晃来晃去。于是我索性立了起来,取下窗台上的那盆吊兰。一个人蓦然驻足,在一扇开启的窗户前,聆听雨声的动与静、快与慢、刚与柔……如聆听一卷长诗,时而激情澎湃,时而低沉回旋。

窗外恰好有一座山。山上的椿树与钓鱼竹的叶子被狂风吹出一声声巨响来,伴随那暴雨的粗犷,俨然塞外孤曲,刺破时空的约束,直抵心灵。暴雨肆虐着,好像将压抑许久的情感发泄出来了。此时,凭着这雨声,竟然怀念起一段往事来——在过往的某一地,也曾如今天这般。雨声不仅充斥着空气,更飘进人的脑海之中,还原起一些心底的记忆。

哗哗哗哗哗哗……这雨声平铺直叙,难有断点,其连贯性深深吸引着人们的关注,半晌都难以从雨声中苏醒过来。或许,在闷热的夏季,一场夏雨就足以让世人微醺,暂且抽离出现实世界。

雨声愈来愈小。

如果说暴雨初降时的雨声是一场交响乐,那大雨渐退直至淅淅沥沥时便成了一人悠扬的清唱,在没有一丁点儿清光的夜空。雨声退去了,只余下屋檐与树叶之间的残雨,偶有风来,雨水不舍得离开,轻轻叩在地上又断断续续带来一些声响,为人们跌宕起伏的生活篇章标出一串串省略符号。

夜色寥廓,一场大雨洗净了燥热的日子。雨声消去,而我照旧伫立窗前,待心间雨声趋于空灵。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