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大山深处,路与河,河与路,就像树与藤,藤与树,相依相偎,攀缠织绕。山村虽小,却是一个精彩的大世界。

站在湖南省新化县奉家山的一处田埂上远眺,云雾索绕的主峰若隐若现。渠江从山间曲曲弯弯奔泻而来,绕过我的脚边,又向田野、峰峦尽头的资江奔涌而去。时令已过秋分,暑气却依然逼人,只是往日不时暴涨的河水已平缓了许多。水落而石出,我正好得以涉水而行,打算窥探渠江隐在大山深处的源头。

河水浸透着一股凉意,我摸着石头,攀扯枝杈蹒跚前行。溪谷里有数不清的古树、巨藤、奇石,还有不知名的花草与蝴蝶。我走走停停,听任水流洗去一身的浮华。

不久,岸边出现了一条崭新的“村村通”乡村公路。公路如一条柔软的乳白色丝带,傍山临河,优雅飘展,与渠江一道连起一座座散落的村寨,通向一栋栋簇新的木板房,将叠嶂绿野中的山村定格为一幅素雅的水墨画。在这大山深处,路与河,河与路,就像树与藤,藤与树,相依相偎,攀缠织绕。我暗暗感叹时,眼前出现了一处叫“无二冲贡”的茶园,门边的“精准扶贫示范基地”“青年创业基地”的牌匾格外耀眼,似乎与满坡的绿意一道在向我热情地招手。坡上绿意是从葱碧的茶园漫溢而出的,看到一对中年男女在茶园躬身劳作,我上前和他们攀谈起来。

原来,渠江边的奉家山上自古产茶,黑茶、贡茶、薄片驰名天下,山上至今还有四百年的老茶树。

“精准扶贫算是扶到点子上了。”中年汉子寒暄几句后,就兴奋地聊起来了。女子似乎有些害羞,一直忙着手中的活,偶尔才会抬头望一眼身边说个不停的男子。原来,男子就是山里人,以前日子过得不富裕,成天守着几个山凹、几亩望天田、两三间土坯房,四十好几了还没有娶上媳妇。

扶贫工作队来了后,日日夜夜待在村里,考察了许久,最后开出了一剂脱贫的“良方”,决定把种茶产业和乡村旅游结合起来。不久,无二冲贡茶园、墨溪岗茶旅园、渠江源茶园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在奉家山上。茶园老板的招工信息,也张贴在家家户户的屋檐下。“来茶园务工,包吃,工资100块一天。”中年汉子漾着笑意说。

是啊,到茶园做事,在家门口把钱挣了,有谁会不愿意呢?中年汉子又笑着说:“不但本村的人来了,外村的人也都寻上山来了。”原来,中年汉子身边的女人,就是邻村的贫困户。两个人在一起干活,彼此照应,慢慢有了感情,走到了一起。

正聊着,茶园老板来了,高兴地说:“他俩做事都是一把好手,一个月纯收入加起来有六七千块,我昨天还和扶贫工作队队长建议说,帮他们早点把酒席办了呢。”

我微笑着向中年汉子道贺,他腼腆地笑了。此刻的山林里,茶树争绿,山色空蒙。山脚下,溪水清澈,潺潺流淌。我想,奉家山百姓现在的日子,就如同这涌动的溪流一样,洋溢着无限生机。

茶园老板说,奉家山还是一片红色的土地。1935年秋天,红军从溆浦县的岩家凼出发,进入新化奉家山。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红军歼敌150多人,俘敌300余人。红军将牺牲的20余名战友就地安葬,修建了烈士墓,乡亲们将这里叫作“红旗界”。而今,富裕起来的村民,又在此处建起了一座英雄纪念牌。

我顺着茶园老板指的方向望去,心想,当年红军的奋斗和牺牲,正是为了眼前的一切吧?那些掩护过红军战士的土坯房,已变成一栋栋新民居;那些曾照亮红军行程的松明火把,已变成明亮的白炽灯;而那泥泞狭窄的行军小道,已化为了宽阔的“村村通”水泥路……

那天,一路盘桓的我,终于来到了渠江之源。源头一汪澄碧,清澈澄亮,宛如一颗镶嵌在奉家山的宝石。但最激荡我内心的,还是青山绿水间村民们越来越红火的日子……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