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的长街,幽深的小巷,青石路,雕花窗,瓦楞搭起的屋顶像鱼尾那样高高翘起,流淌着黑瓦质朴的光泽,消失在一片浓密的海棠树中。每当蝉鸣响起的季节,小镇里就飘着一阵阵童年清甜的桂花香,制作桂花糕,一直是这里的传统。


当大人们都忙家务的时候,我便去找邻家的小女孩玩儿。她比我大两岁,经常穿一件小红褂子,编着麻花辫,一笑起来,眼睛就像被清水浸过的黑葡萄。小时候我常常像小尾巴一样跟在她身后,一口一个甜甜的“姐姐”,这主要是因为她有一件让我十分羡慕和渴望的手艺——她会做桂花糕。


我总能看见她娴熟地把一粒粒圆润雪白的糯米磨成粉,揉成团儿,再优雅地浸一浸水,配上细碎的桂花,就成了小巧玲珑的翠玉了。那丝丝缕缕的香气小虫子一般钻进我的心里,让我的心痒痒的。禁不住这诱惑,我又跑进她们家的小院。“呦!小馋猫又来啦?”她冲我咧嘴一笑,递上一块刚出炉的糕点。我迫不及待地一口咬下去,丝丝缕缕的粘糯在我唇间缠绵,晕开绵长细腻的清甜,像一朵春日的阳光,唤醒我沉眠的味蕾。我享受地闭上眼睛,听见她的笑声也是桂花一样的甜,在我耳旁回荡:“哈哈,这么爱吃,我以后教你做吧!”我轻轻点一点头,心间洋溢芬芳:“明年,明年我就跟你学!”


时光过得飞快,可是已经等不到第二年了。我即将跟随父母去往更繁华也更陌生的地方,分别,就在眼前了。那是个溢满月光的夜晚,我整装待发,她却忽然跑过来,袖口还沾着星星点点的糯米粉。“再吃一块桂花糕吧!”那小巧的晶莹透亮的糕点被她捧在手中,泛着桂花轻轻柔柔的暖黄,月光从它上面流淌过去,用自己的银线织成流光的锦缎,将它裹挟,让它泛着那样轻盈、光滑、质朴而皎洁的光。我一口咬下去,眼泪却一下子跌落出来。她轻轻地冲我笑笑,小手拂过我的面颊,带走泪水却又留下了些许面粉。当时我的脸一定很花很花,所以她才会说:“看看你的样子,真像只小花猫!”我们都笑了,眼中也都有闪闪烁烁的光芒。“要回来啊,小妹妹!我教你做桂花糕!”我很用力很用力地点了点头。她使劲朝我挥手,一直到再也看不见彼此的身影。
后来我总能看到那样一个红衣小人儿朝我招手,可一回过神来,她又不见了,连那柔柔的桂花甜,也不见了。如今我的故乡已被一片片旅店客栈和开发区取代,而邻家小姐姐,也去了国外念书。我再不曾吃到那样纯粹的美食了,我也再不曾遇到那样单纯朴实的女孩。


那些缓慢而优雅的东西,已经是这个时代渐行渐远的旧梦了。可同时我们也是那些古老记忆的载体,用心灵承载感动,用眼睛继承善良,并且不变地追寻,那些单纯的生活就再一次活色生香。

连同那浓浓的桂花香,在我的追忆中愈加清晰,凝成永不遗失的美好,飘在我心上。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