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油春雨,淅淅沥沥洒落村庄,屋檐嘀嗒,风吹动数米之外的小嫩芽,远处田野传来农人驱牛耕地的声音……在窗前,捧着一本书,村庄一切轻微的声音,就成了阅读的伴奏。阳光正好,周末的下午,在城市高楼一角,或小小的书房,或客人不多的咖啡屋……翻开手里的书,就轻轻打开了另一个美妙的世界。若身处百花盛放的郊区、山野,鸟鸣与流水声相互协奏,你在园中亭里小坐,清风徐来,一口丰满的池塘沉静如同一本厚厚的、古朴的书……此时阅读,文字如同池塘,照见一个不一样的你。

在所有美好的季节,都适合打开一本书,独自品味他人的思想、情感、私语或梦想;独自沉醉天地间、字行里,享受词汇的美妙,享受句段的温暖……何况是天地大美、四野无言的春天?何况是万物生长、一切从新的春天?

古语云:一年之计在于春。因为春是一年之始,是萌芽的季节。但于读书,却没有固定的萌芽的季节,兴趣的产生和培养,并不曾有人研究出既定的年岁和时日。但春天依旧适合读书,因为阅读之美,与自然初生之美,正是绝配。

春天读诗,万物就是最好的作品。在逐渐深入的阅读中,书中所有美好的诗行,也渐渐和身边的花、草、树有了联系。最好是要轻声读出来,和着春风,就着春雨,饮下一杯去年冬天酿下的小酒。

春天读史,年轮正是历史最好的比拟。史书是时间的镜子,打开一本史书,就是打开一段历史。春天万物初生,是枯与荣的过渡,如同历史的轨迹,从落寞到昌盛。春天读史,书中成败、枯荣,如同百花开谢,自有规律。

春天习哲,周遭都是哲学的典范。流水的哲学,是柔软含蓄又充满力量;春风的哲学,是温柔拂面催万物成长;种子的哲学,是为破土而不惧潮湿幽暗……在春天,周遭一切,都是哲学的典范,是一本深奥的大书。书本和自然,形成一种和谐而递进的对照和呼应。

……

春天也是一本书,从不同的侧面看,呈现出不同的类型。鸟忙着衔泥筑巢,牛在田间低哞……是小说中一幅喧闹的生活图;万物竞相生长,各自呈现最美好的姿态,却又“形散神不散”,散发同样的春意,如同一组风格各异的散文;而雪融草生,雨落枝绿,是最精彩不过的童话;若你正好流连花间,转角处风起花落,正好因为赏花的女子而悄然心动,那么风来、雨下,都是一首动人的情诗。

春来正是读书天,可手捧书本,进入他人的世界;亦可高处独立或窗前远望,读一读春天的盛大与美好,读一读万物的热烈与喧嚣,读一读生命的神奇与美妙……

而此时,若你打开一本好书,阳光将更加温暖,洒下一片,落在你的书页上。

春草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案前安坐,读一本好书。想一想,春日烂漫,捧书入眠,醒来读上几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