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花有千万种,我独爱家乡的野菊花。

深秋初冬时节,金黄的野菊花开满家乡的原野。山坡上、小溪边、竹篱旁、石缝中都有它的身影,昂首挺胸,傲立风中。

野菊花盛开的时候,家乡的原野已是一片萧条。庄稼已收割完毕,草枯木凋,大地袒露出灰褐的胸膛。偶尔可以看见低矮的灌木上几片红叶,已是深秋难得的色彩。这时,盛开的秋菊显得格外醒目,远远望去,簇簇花朵如繁星洒落,似彩霞落地,点缀山间地头,为原野增添了一抹生机。野菊花的花期很长,开在深秋凛冽的寒风中,开在隆冬漫天的冰雪里,一直到第二年的初春,都有它怒放的身影。

我爱野菊花的朴素淡雅。家乡的野菊花多以金黄色为主,单层花瓣,恬静清秀。它没有观赏菊那般争奇斗艳,没有牡丹那般雍容富贵,也没有玫瑰那般娇柔妩媚。在万物寂寥的深秋,它不与百花争艳,以矫健的身姿,独自装点世界,给人以向上的力量。它的香味也是淡的,没有桂花那么浓烈,没有泡桐那么馥郁,没有槐花那么醉人,闻起来清新脱俗,沁人心脾。

我爱野菊花顽强的生命力。哪怕石板上,只要有一层薄土,它就能生存。野菊花的根须非常发达,耐寒耐旱,它们懂得齐心协力,手拉着手,根连着根,捆绑式地连片生长,以此固定土壤,涵养水分。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地,只要有一丝阳光和水分,它们就能燃起生命的火光。

我爱野菊花那傲霜斗雪的精神。杜甫诗云“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在深秋初冬百花凋零的时候,野菊花以它的勇敢和进取,在这片天空下,在这片山野上,以寒风为友,以冷月为伴,昂首挺立,为天地添彩。陈毅曾这样赞美秋菊:“秋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越是秋风凛冽,它越是开得奔放热烈,开得生机盎然,开得灿烂辉煌,颇有明太祖朱元璋《咏菊》中“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的气势,这气势足以激励人们振作起与寒冬相抗的勇气。即使在隆冬时节,寒梅已开,在冰雪覆盖之下,依然有迟放的野菊花金黄的身影,那顽强不屈的姿态,仿佛在向世人告示自己的信念:是生命就要怒放。

我更爱野菊花无私奉献的品格。野菊花全身是宝,它的花、叶及根茎均可入药,清热解毒,疏风凉肝。野菊还可以入食,做成菊花肉、菊花羹、菊花酒、菊花茶等精美佳肴。屈原诗云“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我想,这既是比喻君子的志行,也是屈原服食菊花时的感同身受。不论土地多么贫瘠,不论气候多么严寒,野菊花从不因为环境恶劣而自弃,毅然傲立于山水之间,接受风霜雨雪的洗礼,汲取天地之精华,完成“一岁一枯荣”的使命,奉献自己的一生。

如今,家乡的野菊花已经长在了我的心中。多少次攀爬生活中的那一座座山峰,无论多么艰难,只要抬眼一望,便可见那一簇簇野菊花在前方召唤,不断给予我力量,鼓励我勇往直前。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