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杲杲冬日光,明暖真可爱。移榻向阳坐,拥裘仍解带。”若不是冬日的阳光真的明,真的暖,唐朝“诗魔”白居易也不会如此直白地去夸赞、去感慨吧?

冬日多阴天,凄冷、寂寥,而一旦阳光乍现,明亮、温暖,日子的底色便会大不同——是温柔的、欢快的、明媚的,充满希望和力量。安静下来的大自然也会给人一种与春季截然不同的暖洋洋的感觉。

清晨,在寂静的小路上行走,左右两边以及视野的前方是匍匐在地的麦苗,被霜染的麦苗静静地伏在大地的怀抱,像是为春夏的生长积蓄力量。抬头远望,初升的太阳从稀疏的柳树枝条间露出橘红色的圆脸,它在微笑,并深情注视着什么。暖吗?此时,尚且没什么暖可言。不暖吗?谁也不会这么觉得。只管走着,让身子微微发热,筋骨活络,冬天是冻不住人的。

日上三竿,若要晒被子,这个无风且有暖阳的好天气,委实是被子的福气。把棉花絮就的厚被子从屋里扛出来,搭到绳子上展开,绳子颤呀颤,心满意足地享受着恰到好处的负重。暖阳呢?早已慵懒地趴在被子上。搬来马扎或玉米皮编的坐墩,把自己晒在墙根下,和被子一样,享受冬日暖阳。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枣树的影子、被子和绳子的影子,似黑白版画,有趣而耐看。

或许白居易更喜欢冬日午后的阳光。白花花的一地,一身,满眼,阳光暖到极致,人也暖暖地舒服到极致,很轻易地便闻出幸福的香甜味道,生活的满足感无以言表。冬日之暄,养生之道,自在其中,深得其惠的白居易活到了74岁。

温暖的日光浴,宝贵的慢时光,宁静安详。在这样的情境中,心绪也随之删繁、从简,看清生命短暂易逝,眼前这一刻的阳光,怎能忍心辜负?阳光让生活暖一暖,你让日子闲一闲,平静、淡泊,怡然自得、安之若素。

在静谧村庄,雅致小院,于暖阳深处,负暄而坐。一壶茶,一本书,仰望,呆坐,小寐,心静如水,逍遥自在,冬日里有这样一曲恋歌,足矣。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