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杨成刚的《竹林》

竹林的恢复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种失而复得,因为它从未离开过我,也许有时候我没看见它,但它一直都在我的内心深处,带给我温暖的记忆。这是孩子对家的一种依恋,也是渴望乡情、亲情的游子所怀有的一种微妙情愫,摸不着看不见,却始终就在心底。

以前,老家房子旁边的空地上,生长着一片绿油油的竹林,当地人称其为苦竹。这片苦竹长得很粗壮,在老家的别处是找不到这么大的苦竹林的。

老家的这一片竹林,是我的童年。苦竹的竹节排列得很有规律,每个竹节之间的距离几乎是相等的;苦竹长得笔挺,远远望去,好似一排排裹着绿装的白杨。这便是我记忆中的苦竹了。

那时,家里没有什么可玩儿的,这片竹林成了我独一无二的乐土。我和儿时玩伴在竹林里捉迷藏、用木棍捅竹林里的鸟窝。春天到竹林里寻找”竹花”、挖春笋,夏天就在竹林里乘凉,秋天则窝在竹林中堆放的谷草里,冬天便在竹林地里冒充猎人捕捉野物……似乎童年的所有欢乐都被”关”在这里,只要一把记忆的钥匙就能打开儿时的全部回忆。

我上初中的时候,由于家里上学的孩子多,这片竹林被砍伐卖掉了。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傍晚,我从离家三十多里的镇上中学回来,在看到家的时候,原本是浅藏在竹林的老房,轮廓清晰可见。一股莫名的陌生感和伤痛便打心底涌来,昔日的竹林不见了,空荡荡的。那天夜里,借着皎洁的月光,我呆坐在那片土地上,看着被锯子锯得参差的缺口,一个,一个,连成了一片光秃秃的土地。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默默地坐了很久很久。

高考之后回家,我欣喜地发现,在原有的竹林地里竟然长出了一根根新竹。新长出来的竹子很细小,个儿头与当年的竹子相差甚远。大二的寒假回老家过年,令我激动不已的是,那块地里的竹子长大了,长得和昔日的一样粗壮,我走进那片竹林,仿佛看见儿时的我,和小伙伴嘻嘻哈哈、打打闹闹……

竹林的恢复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种失而复得,因为它从未离开过我,也许有时候我没看见它,但它一直都在我的内心深处,带给我温暖的记忆。这是孩子对家的一种依恋,也是渴望乡情、亲情的游子所怀有的一种微妙情愫,摸不着看不见,却始终就在心底。

如今,竹林里依然有一群孩子在追逐、玩耍,这样的一幕正是农家质朴而真挚的憧憬:五谷丰登,人丁兴旺。

原创文章,作者:耕读语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gduyw.com/4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