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经常对我说:“妈妈,这是姥爷家的气味;妈妈,这也是姥爷家的气味……”

  我问儿子,这是姥爷家的什么气味?他说,这是那条河的气味,这是烟花的气味,这是桂花的气味……

  2020年的春节,我们第一次带儿子回故乡过春节。没想到,他竟然把故乡生成为气味密码,输入小小的脑袋里,在相隔千余公里的北京,在不经意的某一天,又提取出来,然后,不断唤醒着我的记忆。

  归乡之时,寻不见雪花的倩影,留不住烟花的繁华,还好有河畔一簇簇桂花欢迎我们。

  她们是我的旧相识,像等待的亲人,像邻家的姐姐,无须过多的寒暄,就能带给人温柔的熨帖。

  晨曦中,或米黄或棕红的桂花瓣,散发着柔和的甜香;冷露里,天然的桂花香氛在缓慢氤氲;云影中,健壮的叶片与羞涩的桂花在枝头共徘徊;细雨里,一丛丛一簇簇的花苞为绵长的烟雨调色增香。

  红彤彤的灯笼勾勒着蜿蜒的小河,漫步河边,循着深深浅浅的桂花气息,大人与孩子都沉醉在一个由桂花编织的气味童话里,脑海里“ 年”这个凶猛的怪兽也可爱了起来,或许它也咬了一口桂花?

  那些日子,汤圆里的桂花馅儿,是团圆的甜;年糕里的桂花酱,是相守的甜;糖芋苗里的桂花干,是缠绵的甜;随风飘来的,是桂花香里乡音的甜。我贪心地攫取了许多的香和甜,又挥手作别。

  之后的一整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阻隔,我们都无法回乡,只能把桂花存储在视觉里、嗅觉里和味觉里。

  四时轮转,又是团圆的时刻,故乡的桂花再一次悄然绽放,无法归乡的我,小心翼翼地激活那些气味密码,一解乡愁,也在“香”气的萦绕中期待着,下一次归乡迎团圆的日子早日到来。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