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常被“呜——呜——”的江轮鸣笛声所吸引,期盼有一天能见到真实的长江。那年,从苏北一所商业学校毕业,在“去向”一栏里,我毫不迟疑地写下“沿江城市”。如己所愿,我来到了临江设城的扬州仪征,并且这一住就是36年。

  初来乍到,难免好奇。登上城中心的鼓楼,浓郁梧桐、清幽城河、逼仄街巷,尽收眼底。继而直奔江畔,到了泗源沟码头,只见南山如屏、洲渚似画,大轮穿梭、塔吊林立,工业装备、矿石建材等一字排开。那时,整座城市都在为刚刚落户的国家大型项目仪征化纤基地而忙碌。将近1.5万亩的郊野村落已全部拆迁;政府腾出条件最好的招待所,用作工程建设指挥部;地方最大的纺机厂暂缓分配青年工人婚房,优先安排全国各地的技术人员住宿……

  仪征是历史上的运河入江口岸和漕运、盐运枢纽。当然,最博大的还是这座城的胸怀。到了节假日,同事们常会热情邀请我这个外地人去他们家中做客。山里腊味、圩上野蔬,摆满一桌。印象最深的是紫菜薹炒咸肉。这种菜只在腊月之后抽薹,又仅生长于沿江一带。要吃上这道菜,时节和地域缺一不可。仪征就是盛产如此美味的一片沃土。不仅同事们对我相当友善,公司对我也关爱有加。一天,公司办公室通知我,让我从大仓库的集体宿舍搬到公司大院的单人宿舍。宿舍内,一桌一椅一床,配置虽简单,却很安静。我知道,这是公司对一个年轻人的特别关照。

  那时,当代诗人、作家忆明珠的居所恰巧与我一街之隔。我冒昧拜访,平房老屋、墨香氤氲、花香弥散。先生一一翻阅我捎来的诗文习作,给予我不少鼓励,又即兴书写一副对联“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相赠,我把它别在了蚊帐中以自勉。此后通宵达旦的苦读勤练中,我创作的不少诗文见诸报刊。后来,因缘际会,我竟被市里调去从事新闻宣传工作。看似偶然的个人际遇,却深深折射着一座城的开放与包容。

  上世纪90年代后,仪征进入快速发展时期。方圆10平方公里的化纤城横空出世。仪征人无不感到脸上有光、心里亮堂。我虽不是土生土长的仪征人,却一样感到自豪。这期间,我也终于把家安在了城河边。城河贯穿东西,连通江河。打开家中的水龙头,耳闻“哗哗”的流水声,眼前仿佛又见到了长江。

  在浓墨重彩描绘现代工业长卷的同时,仪征又在生态保护上下大力气。15年前,城市西郊68平方公里的荒坡闲水被划定为枣林湾“绿色特区”,设立华东地区大型丘陵生态园,所有砂矿一律关停复垦,仅一条连接山陵和长江的胥浦河就投入巨资进行湿地保护……10多年的持续涵养终见成效:成群白鹭如仙子般翩翩而至,人们索性将两个人工水库改名为云鹭湖、白鹭湖;还有千亩芍药、万亩绿茶,以及山地运动、温泉度假……

  机遇没有辜负一座城对自然的敬畏,时代总会回馈人们对生态的珍视。2016年,国际园艺生产者协会几经实地考察后,会员大会上一致通过:2021年扬州世界园艺博览会,选址仪征枣林湾。这是由国内外50多个名城和国际组织参与的盛会。县级小城仪征,以自身的胆量和品质走上了国际舞台。

  让我倍感幸运的是,从世园会前期工作启动,到外出调研、主题策划等,自己都没有缺席。记得最累的一次,在盛夏酷暑里,我们头顶骄阳、脚踏热浪,一天之内辗转考察3座城市,到深夜两点才吃上晚饭。苦尽甘来,厚积薄发。在即将到来的这个春暖花开的4月,这场以“绿色城市,健康生活”为主题的盛会就要缤纷开启。作为一名自始至终参与其中的幕后工作人员,我由衷地期盼能够从八方来客的眼神中、言语里,读到他们对这座小城的认同和赞赏。

  “在这里,我寻到了师与友、恩与爱、开明与通达、谅解与宽容……并享有了它的山色江光、花晨月夕、诗情画意……”是啊,一个人能享受一座城如此多的厚爱和赐予,夫复何求?于我来说,同样如此。36年的不离不弃、从未迁徙,让我早已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仪征人,由表及里,由外到内。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