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黄,淡黄色。它浅浅的、嫩嫩的,却浅得恰到好处、嫩得十分养眼。中国古人对鹅黄极为青睐,为之留下了大量的诗词佳句。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写就“谁把鹅黄染柳丝,似催邻曲蹋青期”,南宋文学家姜夔留有“谁家玉笛吹春怨,看见鹅黄上柳条”,北宋文学家张耒记录着“鹅黄初吐。无数蜂儿飞不去。别有香风”,北宋文学家王安石描绘的“含风鸭绿粼粼起,弄日鹅黄袅袅垂”,宋代诗人释行海写出“陌上鹅黄初染柳,不禁烟雨袅轻寒”,清朝词人纳兰性德创作了“多事年年二月风,翦出鹅黄缕”,近代著名学者王国维写下的“风里垂杨千万线,昨宵染就鹅黄浅”……这些诗句或摹态或言状,将自然的神工写得生动有趣,把柳条轻灵的风韵写得美不胜收,让人怦然心动。

  年年春颜、岁岁柳色,鹅黄新绿涟漪起。初春,星星点点的鹅黄从朦胧、娇涩和稚嫩的点开始萌动、生发,其间经历了长时间的蕴蓄与累积。刚开始“遥看近却无”,后来一天一个模样:表皮在悄悄返青,叶芽在默默鼓凸。再后来,河边、道旁和林地便鹅黄一片了。“嫩烟分染鹅儿柳”,这当中,柳最为显眼。柳叶在生长初期,其色黄中带绿,绿中衬黄,细嫩撩人,正所谓“杨柳董家桥,鹅黄万万条。行人莫到此,春色易相撩”,“柳眼”含笑,“柳浪”滚滚,春潮澎湃,春意流淌,之后,翠绿便遮掩了鹅黄。接下来,就是春深似海了。因此,说鹅黄起春一点儿也不夸张。

  溪头柳眼小鹅黄,扑面山风微带香。置身鹅黄的诗情画意里,春天就在我们身边!更何况,这富有活力、富于生机的鹅黄,还蕴藏着春的未来,只需将鹅黄的打算融入和风细雨,并注入践行的因子,迎来的定是一个婆娑摇曳的春天。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