柰李飘香

牌楼古拙、黛青。我于牌楼之下,眺望隐匿于森林和阳光间的吊脚楼。

  我身边的人不足五十岁,是金凤乡铁炉村柰李基地的负责人之一老张。柰李这种优质水果,在市场上广受欢迎。此刻,老张明亮的眸子里跳跃着欣喜,不断指着眼前的柰李说,这儿的柰李又大又脆,汁多,十分香甜,在广东、湖北、浙江、北京等地都有好口碑,根本不愁销路。我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因为只要看看这青枝大果,我就已经口齿生津。

  离牌楼五百米远,是柰李基地的中心。这个基地沿山坡而建,众山围拥,河流淙淙,是个青山绿水的好地方。我此时所站立的位置,观景角度绝佳,整个山水村寨构筑的图画浑然天成,错落有致。如果在早上,潮湿的水雾升腾,大约村寨的轮廓会更加变幻莫测,连绵不绝的柰李枝头,也会挂满清莹的露珠。

  老张说,柰李基地原是寨里的一处荒山,几年前还是荒草丛生,乱石嵯峨。后来在政府扶贫资金的支持下,开荒整地,形成了现在的柰李基地。如今,这个柰李基地接纳了村寨里一两百名贫困村民。他们学习掌握了种植柰李的技术,在这里务工挣钱,由此增加了收入,改善了生活。

  我在柰李树丛中不断遇到一些摘柰李的人。他们提筐背篓,攀上一棵棵粗壮的柰李树,使劲一摇,柰李就稀里哗啦落了下来。这时,老张就忙着喊:“大家轻点儿、慢点儿,柰李要是磕破了皮,裂开了肉,就没法打包走快递了。”上树的人也许是对丰收有点激动,这时经老张一提醒,忙收住了劲,还不忘对老张愧疚地笑一笑。

  寨里的人知道这柰李来之不易。有几位摘柰李的年轻人是从广州特意赶回来的。听老张介绍,在柰李的销售方面,这些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出了大力。他们把柰李推荐给了身边的朋友,然后这些朋友又介绍给了更多的朋友。老张停顿了一下说,当然了,柰李基地的运营,销售是一方面,品质也是一方面。如果没有好的品质,柰李不好吃,说什么也是枉然。

  老张在一棵柰李树前左右寻觅,找到一个半斤重的柰李,在衣角上擦了擦,递给我说,很甜的,慢慢嚼。我有些迟疑。老张会意,说这些果树都没有打过农药,没有用过化肥,绿色纯天然,你放心大胆吃,没问题的,还多了一层大自然的味道。然后他也摘下一个三四两重的柰李,擦干净后,放进嘴里咔嚓咔嚓咬起来。我们就这般席地而坐,在树下大快朵颐起来。

  临近中午,我被老张盛情邀请吃一次柰李果酒。老张说,小的柰李和品相不好的柰李,全用来酿果酒。柰李果酒是我从没有品尝过的,因此有点好奇。我们出了柰李基地,在办公室里坐下,手里捧一只大牛角酒杯,浅酌细品。这柰李果酒散发出清凉的芳香,味道微甜,酒精度低。一问才知,是将柰李蒸煮后加入酒曲,发酵蒸馏而成,然后装入陶罐,密闭两三个月即可。柰李果酒色泽明亮,入口柔和舒适,不像一些白酒浓烈辣口、躁动心神。

  我和老张正品着酒,基地上劳动的山歌从外面飘来。我抬眼四顾,基地入口的柰李牌楼冒出一角弯弯的檐角,余下的都被柰李的青翠给掩映了。我虽然看不清唱这些山歌的人,但是我从这悠扬的歌声中,听出了他们的兴奋心情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