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隧道 腾飞的翅膀(我与一座城)

1979年秋天,我从老家山东莱州调到烟台工作。周日闲逛,沿着海边的路行走,碧蓝的海水在眼前展开一幅望不到边际的画,洁白的浪花拍打着深褐色的巨石,发出高一声低一声的吟唱。

  烟台一面靠海,三面有山。长久以来,城市就在这样背山面海的狭长地带里发展,虽然名气很大,城市规模却不算大。我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办公室,向南望去,看到的都是东西横卧的一道山脉,山上土地肥沃,植被茂密。它是一道风景线,却又是一堵高墙,把万里沃野阻隔在了墙外。面对秀丽的南山,我常发奇想:若是有一条隧道打通山脉,城市不就能“变大”了吗?

  当时我并没想到,自己的“奇想”会有成真的一天——上世纪90年代,烟台第一条开山隧道正式开工。当时在城里的不同角落,都能看到南山上升起的缕缕青烟,听见隐约的轰鸣声。我心怀期盼,天天观望着山上的动静。然而复杂的地质增加了施工的难度,工程一度停工,几年后南山才再次响起轰鸣声。历经艰辛,这条隧道终于在2003年贯通,被命名为塔山隧道。全城人都为之欢呼雀跃。

  塔山隧道开通不久,我骑自行车穿过隧道,只见隧道那头是广袤无垠的土地与碧波荡漾的凤凰山水库,环境清新明丽。城市因隧道的贯通,打开了一方发展的新天地。我家离隧道很近,眼见隧道那头几天就是一个样,新的工业园区落地生根,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一个个风格各异的小区出现在山下、水边、林旁,成了人们竞相安家的地方。机关、学校、休闲中心也都接踵而来,一座高质量的新城渐次成型。

  塔山隧道像座灯塔,令烟台人看到了让城市迅速拓展、变美的方向和希望。

  几年前,又一条贯通南北的胜利路隧道开通了。这条隧道让山南曾经交通不便的地方直接连通了市区最繁华的街道,从海边可以直接走到山前,贯通南北山海已经不是梦。我们几个朋友结伴过隧道去山南游玩,宽阔的隧道里灯火辉煌,米黄色的墙壁反射着柔和的光。夏家卧龙和初家卧龙是卧在南山根里的两个村庄,以前村民们进城,从村中走到大路上,就要一个多小时。想把农产品卖出去,必须凌晨挑担出发,日上三竿才进得了城。现在,因为有了隧道,出行时间大幅缩短。在公交站点,正有一群老人谈笑着等车。我们上前同他们攀谈,得知他们都是村里人。他们高兴地说,没想到这辈子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现在有好几条公交线路经过这里,过了六十岁坐车不花钱,出门随便逛,西到蓬莱,东到牟平,都走遍了。

  烟台人对这些带动城市发展的隧道似乎格外钟情,报刊、电台、街头巷尾经常传递着开凿隧道的喜讯。红旗路是烟台城区通向西部的东西走向主干道,因为几座大山的阻隔,被“憋”在了城里。如今,一座座大山被接连打穿,建起了南山、黄金顶等多条隧道,红旗路一路连接莱山区、芝罘区、福山区、开发区,城市向西的翅膀展开了。当轸大路上的五卒山等隧道打通的时刻,城市向东的翅膀也随之展开,那些曾经偏远的工业园区,也融入了大市区。人们为这些隧道的开通欣喜不已,但心中还有一个期盼:修一条将城市东西连通的山中大道。烟台城中有山,阻挡着城市各区的连接。如果能修出一条山中的路,就有了全市融合的大动脉和主干道。

  2020年11月,一场雪降临烟台。同洁白的雪花一起到来的,是烟台人企盼的一个好消息:那条山中“大动脉”打通了!电视里,雪花飘飘,彩旗猎猎,车流鱼贯进入隧道,场面动人心魄。贯通东西的凤鸣路像一根粗壮的红绳,将城市东西的各个部分串在一起,如一串红灯笼光彩夺目地出现在黄海之滨。

  我乐滋滋地招呼几个老友,自己开车,开始体验新路之旅。纷纷扬扬的大雪让烟台穿上了洁白的衣衫,空气清爽又湿润。车出观海路,“凤凰山隧道”几个金色的大字直扑眼帘。轻轻踩下油门,车子进入隧道。只见洞顶的金色灯光照在墙壁上,上下交相辉映,形成了一条金色隧道。隧道尽头,就是宽阔宏伟的大桥,深深的山涧被它轻松地踩在脚下……我驾车穿过了一条条隧道和一座座桥梁,仿佛是驾一叶轻舟,在放歌远航。随着一条条隧道的开通,那个在海边狭长地带里生长的城市,展开了双翼,像一只雄鹰高飞在祖国的东方。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