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明亮的月光照着银白的乡村庭院,暗色的庭树上栖着寒鸦,冷露初结,使娇嫩的桂花更加湿润清香。这是唐朝的中秋,诗人王建从树枝的空白处望向长空皎洁的圆月,无数像他一样和亲人分隔两地的人,也同他一样痴情地望着圆月,心中的思念却飞过千山万水,飞向了亲人所在的地方,盼望人月两团圆。

“玉颗珊珊下月轮,殿前拾得露华新。至今不会天中事,应是嫦娥掷与人。”而在杭州的天竺寺里,另一个诗人皮日休同样在中秋夜仰头望月。他所看到的却是:零落的桂花花瓣,带着星星点点的露珠如同一颗颗玉珠,在月光中散落下来,不是月中的嫦娥掷来,又源自何处呢?

又是一千多年前的一个中秋夜晚,身处异地的苏东坡思念自己的哥哥,更是挥毫泼墨,直入仙境一般的琉璃世界:“谁为天公洗眸子,应费明河千斛水。遂令冷看世间人,照我湛然心不起。明月易低人易散,归来呼酒更重看。堂前月色愈清好,咽咽寒螀鸣露草。卷帘推户寂无人,窗下咿哑惟楚老。南都从事莫羞贫,对月题诗有几人?明朝人事随日出,恍然一梦瑶台客。”

临近中秋,在月光下顿悟的不仅东坡一人,才子张孝祥在千秋圣地岳阳楼下,也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禅家妙境:“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最为奇绝的,当属稼轩词中的中秋月:“是天外,空汗漫,但长风浩浩送中秋。飞镜无根谁系?姮娥不嫁谁留?谓经海底问无由,恍惚使人愁。怕万里长鲸,纵横触破,玉殿琼楼。蛤蟆故堪浴水,问云何玉兔解沉浮?若道都齐无恙,云何渐渐如钩?”

如此尚且不够,辛弃疾更是穷彻宇理,于千年前突发奇想:“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影东头?”

在词中,词人认为,月亮升起的地方,别有一个世界。

中秋节又来到了,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让我们“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现实不会十全十美,但只要我们高瞻雄视,不断进取,跟上新时代祖国日新月异的脚步,并发散自己的光和热,“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更加完美的未来定会呈现!

庚子之年,中华民族党群一体,军民一家,心手相联,众志成城。党和国家以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为至上,驱瘟疫,挡洪水,战天斗地,胜利在即,发射了“天问号”火星探测器揽星九天,在中秋之夜,人间玉兔正在月球背面的地上自由地徜徉……

真可谓:中华玉兔上青天,已驻星辰大海间。熠耀金轮行月背,晨昏不过地球年。

中秋在诗词里唯美,也在诗词里澄澈。诗词在中秋里浪漫,也在中秋里升华。中秋拓开诗词的空间,诗词丰富中秋的内涵。诗词和中秋就这样,千秋万代相得益彰,斑斓世界,濡养人们的灵魂,陶冶人们的情操,开拓人们的胸襟,慰籍人们的忧思,增添人们的喜悦。

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让生活诗情画意,摇曳生姿,让每个炎黄子孙在珍贵又短暂的韶光中欢度自己的大美人生。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