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袁隆平院士的“笑”

袁隆平院士去世后,前两年我在国家税务总局湖南省税务局任职时拜访袁老的画面,时常在脑海中一幕幕地再现,最心心念念的还是袁隆平院士的“笑”。

那是2019年10月19日,我受湖南省税务局局长刘明权委托,去看望刚刚获得“共和国勋章”的袁隆平院士。

见面那天是周六,我怕老人家身体吃不消,拜访前再三询问。

“袁老师工作不分工作日、休息日,而且他很欢迎税务部门同志来访,正好也有问题要咨询你们呢。”得到工作人员的肯定答复,我才放下心来。

和我们的这次会面,老人“反常”地隆重:藏蓝西装黑皮鞋、一丝不乱的黑发,还有脸上那温和慈祥的笑容……工作人员解释说:“你们税务干部来了,老人家高兴着呢。”

那天的袁老,特别精神、谈兴很浓,近两个小时的交流,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说,爽朗的笑声,我至今难以忘怀。

说起总书记给他佩戴“共和国勋章”,自豪地笑

“习近平总书记给我佩戴勋章的时候,询问水稻研究进展,我向总书记报告,‘我们现在正向亩产1200公斤冲刺’。总书记2018年在三亚看了水稻试验田,那时候是亩产1018公斤。”

说罢,老爷子开心地大笑起来,这是得到认可和褒奖后自豪的笑。

2020年11月2日,第三代双季杂交稻亩产1500公斤攻关测产在湖南省衡南县启动。测产结果显示,第三代双季杂交稻亩产达到1530.76公斤,湖南衡南基地成功冲击双季稻亩产纪录!袁老不仅实现了他90岁的生日愿望,而且超额兑现了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的承诺!

说起自己的两个梦想,骄傲地笑

“禾下乘凉梦”与“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是袁老的两个梦想。

“很久之前,我曾做过一个梦。梦里我种的水稻长得跟高粱一样高,穗子像扫把那么长,颗粒像花生米那么大。满眼的稻谷都是金灿灿的,夏日里天气热,我和助手们就拿着蒲扇,坐在稻穗下面,静静乘凉。”说着说着,袁老就哈哈大笑起来。

为了实现梦想,袁老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努力。

1961年7月,他在田里偶然发现一株优质的天然杂交稻后,便开始了寻找天然雄性不育株的苦旅。一个水壶,两个馒头,是他解决温饱的标配。左手持放大镜,右手拿镊子,弯腰弓步,是他寻找途中宛如定格的姿势。14天内,他翻遍14万稻株,终于找到一棵雄性不育株。两年内,他一共才找到6株。最终,在他36岁时,写出了《水稻的雄性不孕性》这篇论文,提出雄性不育系、保持系和恢复系“三系法”配套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育种设想,开启了中国杂交水稻研究的序幕。

“我们在2014年就已经达到亩产1000公斤(每公顷15吨),今年(2019年)要冲刺1200公斤(每公顷18吨)。人家问:还有没有底啊?我说:没有底,到2021年,我们要向每公顷20吨冲刺哩!18吨是向新中国70周年献礼,20吨是向党的100周年献礼!”老爷子一边说一边开怀地笑,神采奕奕,成竹在胸。

1979年,中国首次对外提供了杂交水稻种子。40多年来,中国杂交水稻已在亚洲、非洲和美洲的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推广种植,年种植面积达800万公顷。袁隆平院士和他的研究人员还先后赴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缅甸、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美国等国为水稻研究人员提供建议和咨询,并通过国际培训班为80多个发展中国家培训超过1.4万名杂交水稻专业技术人才。

说起与税务部门的缘分,会心地笑

说起来,袁老与税务部门有着很深的缘分。

2017年3月,湖南省国税局局长刘明权看望袁老,向他详细介绍了营改增的相关政策,并认真听取了袁老对税收工作的意见和建议。袁隆平院士一辈子在田地里搞科研,对专业的税收政策不甚了解,但他明白,税务部门给水稻中心带来的是利好消息。

当年4月18日,为感谢税务部门的上门服务,袁老以纳税人和湖南省政协委员的双重身份,给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写了一封信。

袁老在信中表达了对税务部门优质服务的感谢。他在信中写道,他深切感受到,税企一家亲,税务部门时刻为企业着想、为企业解忧,当企业发展遇到困难时,税务部门向企业伸出最有力的减负手、送出最温暖的政策风。他所在的企业也是一个受益者,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小微企业税收政策优惠,得到了税务部门真真切切的服务和关心。作为纳税人和湖南省政协委员,他为国家好政策和优质纳税服务点赞。

2019年8月29日,湖南省税务局上门服务队来到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了解减税降费助力杂交水稻科技研发情况。次日,袁老得知消息后,欣然写下“感谢省税务局给予我中心的税收优惠政策”,为减税降费政策和纳税服务点赞。

我们见面的当天,袁老也是再三表达感谢。

至此,我终于明白,他对我们的到来为何如此重视。正如袁老所说:“我是给稻谷‘上门服务’,你们是给我上门服务。”袁老关心着每一天的天气、气温,对稻子是否有利,而税务部门也服务着如袁老一样为国为民奉献一生的人。

播种、抽穗、结实、收获,遍野稻田由青绿变金黄,长长的稻穗随风摇曳,而那个说要坐在稻穗下乘凉的人,如今已经沉沉睡去……

“我和他有一面之缘,在课本上、在餐桌上、在人间里。”网友们寄托哀思。

我和袁老有过特别珍贵的一面之缘,在会客室,在文字中,在时间之水永恒流淌的记忆里。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