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清明节,在我乡间的梅园里,我看到了海棠花最美、最绚烂怒放的样子。这样的时刻是不多的,一年当中也就是清明节前后这几天吧。梅园里还有红梅、梨花、石榴、桂花,但是看到的极少,因为梅园我并不常去,盛开的时刻,我往往不在。可是,海棠花最好的时候,每年都会看到,因为每年的清明我一定会回去的。

美的瞬间,总是有限的,我们错过了多少美啊!

每天,我都站在更高的地方看风景,目光所及,总是有一个个刹那,让我感动不已。

美国文学家和思想家爱默生,被林肯誉为“美国的孔子”,他有一句话我一直铭记于心:“要做一个为后来者开门的人,不要试图使世界成为死巷。”我一直努力成为一个这样的人,成为后来者前行的路标和火把,成为青少年的方向和旗帜,也成为社会的良心。

尊重、成全他人,不仅仅是广大的胸襟和气度,是高尚的修为,更是崇高的人格魅力。

我常写“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这幅联,这是晚清帝师翁同龢的书房自勉联。其实,这面临大事决断时的“静气”,与佛家的“温柔一瞥”异曲同工,有多少杀戮、轻生、怒火,如果有了静气的心境,有了片刻的一瞥回眸,一切都为之改变,盛怒化解,会心一笑,云淡风轻。

一个人的生命渺小如沧海一粟,选择了一往无前的求索之旅,无尽的机缘,便不断相遇。苍天不负,彼岸的圣殿里,你一路撒下的种子,硕果累累。

在樱花盛开的季节,我沉醉在这花开的常与无常之中,花开花落,所有的忧郁都烟消云散。我相信,我的所有的文字,也都带领每一个阅读的心灵,超越时空,静如莲花。

当你敲所有的门却都无人应答的地方,正有无尽的风月和广大的天地扑面而来。

如果在名满天下之后,你依然如最初那样扎实奋进、努力不辍,也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

犹豫不决,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永远是庸人的标签。一生的机缘,对每一个人都是差不多的,关键是机遇来临之际,你是否具有抓住它的决绝,这种放手一搏的魄力,不是每一个人都具有的,而假如没有这种果敢,成大器就是一句空话。

江山风月,本无常主。人生中的许多事,有一些靠机缘,有一些靠坚持,有一些是时光也无法阻隔的。到头来,回望来处,会心一笑。

艺术,是生命永远的抒情。当你深深融入一只鸟、一棵树、一朵花,你手中的笔,就带领你超越了世俗生活,进入了辽阔澄明的苍穹。

不论你是否愿意,也不论你是否准备好,你每时每刻都在没有回头路的旅途上。更加残酷的是,即使你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懈怠或者停下了脚步,你就会被很多人超越,甚至被成功者的队伍抛弃。所以,当我多年以前读到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里特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句话时,内心的震撼让我不寒而栗。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下决心让自己与时光同步,朝着一个方向大踏步前进,刻苦努力,矢志不渝。

一个青年人对我说:“再也不相信什么友情了,与几个朋友一起做事,开始都说的很好,最后却都被骗了。”我对他说:“你反思过吗?你在做事当中是否有过企图?如果你心中没有企图,又怎么会被利用?” 很多时候,我们必须从自身寻找原因。

佛家有一个观点:“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其实,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圣贤,把一个“嗔”字放下,安顿好自己的心灵,你的居所就是莲台。

即使天眼偶开,一滴珠露里,亦是万千玄机。

一个作家,名垂青史的唯一原因,是他的作品为世代读者喜爱,一直是读者心灵的启迪和人生的火把。 世界上极少有人像萨特那样拒绝荣誉。身为20世纪法国最重要哲学家、文学家之一的萨特,1964年,当他得知自己被诺贝尔奖评委会提名,并有可能获得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时,当即致信评委会,表示将拒绝该奖项。但评委会还是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给他,其理由是: 为了他那富于观念、自由精神与对真理之探求的著作。 当得知他获奖的消息后,他立即起草了一份“作家应该拒绝被转变成机构”的声明,于1964年10月22日由萨特在瑞典的出版商委派一位代表在斯德哥尔摩代为宜读。他拒绝领取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直到今天仍值得重提, “我拒绝荣誉称号,因为这会使人受到约束,而我一心只想做个自由人,一个作家应该真诚地做人。”

文学家与大家一样,要每天谋生活,但是,不同的是,文学家在谋生活的同时,一刻不停地寻觅着人性的善良和世界的美,努力发现生活中那稍纵即逝的灵光。而那些闪闪的灵光,在文学家的笔下,最终都变成了美丽的珍珠。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