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鲁先圣的《生活里那许多小小的美好》

有一个朋友是梅园所在地的作家,他住了下来,他想晚上与我有一个彻夜的长谈。送走了朋友们,他对我说:这一天,我感觉自己完全被包围在一个个美好里,尽管这些美好是那么微不足道。可是,如果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都感知着这样的美好,我们的生活该是多么的美好!

现在我的故乡一带时兴吃地锅菜,用木柴烧火,在大铁锅里炖鸡、炖鱼、炖鹅或者炖排骨,炖好以后往锅里放各种蔬菜,味道浓郁醇厚而别致,别有风味。

我也请人在乡下梅园的院子里建了一台地锅,自来风的灶台,灶台上贴了瓷砖。灶台就建在南瓜和葡萄架下面,阳光斑驳,树影婆娑,朋友来了,围锅而坐,热吃热喝,图个热闹的气氛,大家都很喜欢。

可是,问题也来了。我的梅园虽然建在乡下,可是我没有用来耕作的土地,也没有成材的树木可以砍伐,因而我没有乡亲们用来烧火的豆秸、玉米杆和木柴。因为乡亲们都有这些东西,故乡也就没有买卖这些东西的市场,我想买也没有地方可以去。

建好地锅以后,乡亲们看到了我的难处。这一天,我的梅园里来了很多朋友,大家都想吃地锅菜,我们正在为烧柴犯难的时候,我的堂兄来印的媳妇用地排车送来了一车晒干的木柴,她说,我估摸着你有那么多朋友来要烧地锅,你哪里有木柴啊?正说着,我的堂弟德华的媳妇也用三轮车送来了两编织袋烧柴,一袋子玉米芯,一袋子豆秸秆,都是地锅烧火上好的引火柴。

我的那些来自城市的朋友们为这种浓郁淳朴的关切而感动,这是多么自然而可贵的美好啊。我需要这些东西,可是我没有,但我并没有主动告诉她们,她们是自己看到我需要就主动送来的。

有了地锅用的烧柴,我们大家就忙活起来了。正在这个时候,大门外面传来收废品的吆喝声。我熟悉这个声音,我的梅园建好近两年以来,都是他来收废品。这是附近村庄里一个60多岁的老人,骑着一辆脚踏三轮车走村串户收废品。我差不多一个月来梅园两次,每次来都会积攒一些易拉罐和各种食品的纸盒子包装和一些报纸杂志,我就统统给他留着。

看到大门敞着,他就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只装废品的编织袋子。因为来过很多次,他很熟悉地走到我放废品的墙角就装起来。一会功夫装完了,装了满满一袋子,他走近我说,给你留点钱吧。我说:不用了,没有多少钱,你收拾干净就可以了。他对我说,也是对在场的我的朋友和乡亲们说:不管啥时来都这样说,一次也没有留过钱,要是都像你这样好心行善,我的生活也就不难了。

他提着编织袋走出梅园大门的的时候,大门外有一些我的乡亲们在闲聊,他像似自言自语,也像似对他们说:难怪人家混大城市啊,好心行善的人,怎么能没有好报?

其实,每一次他来收废品,走的时候他都会这样说,我从来没有在意什么。一个穷苦的乡下人,靠收废品维持生计,一天能挣多少钱呢?而我的那一点点废品,本身就是生活垃圾,能值几个小钱呢?更重要的是,这点小钱,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看到我的朋友中几位文化界的女士眼睛里有了些许明亮的东西。她们在这个场景中,似乎寻找到了什么。其中一位自言自语地说: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我们的生活中有这么多这小小的美好。

说话的功夫里,我的地锅沸腾了,锅里炖的是我们那一带百姓自己养殖的芦花鸡,百姓自己放养的大白鹅,有村后河里逮的红尾鲤鱼。蔬菜全部是我的梅园院子里自己种植的,生菜,苦菊,香菜,芹菜,辣椒,菠菜,白菜,现吃现摘。酒当然也是少不了的,几个朋友都喝醉了。

傍晚,太阳落山的时候,朋友们要返回济南了,爱人按照朋友家庭的数量,每个家庭准备了一只纸箱子,里面是相等的辣椒、白菜、香菜、冬瓜、南瓜、苦菊,这些全部是我梅园里的产品。

有一个朋友是梅园所在地的作家,他住了下来,他想晚上与我有一个彻夜的长谈。送走了朋友们,他对我说:这一天,我感觉自己完全被包围在一个个美好里,尽管这些美好是那么微不足道。可是,如果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都感知着这样的美好,我们的生活该是多么的美好!

我信然。我们的身边,这样小小的美好无处不在,只要我们有一颗美好的心灵。

原创文章,作者:耕读语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gduyw.com/5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