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辈子总是有很多同学的,小学、中学、大学,有些人自幼就很聪明而且勤奋好学,成绩也非常好,但是,他们最终没有走出故乡,完成自己人生的升华。想起他们,就不免扼腕唏嘘,让人痛心又难以忘怀。

  有一个叫玉军的是我小学的同学。从一年级开始,他始终是我们班里学习最好的同学,他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人也白净英俊。后来到了四五年级的时候,他甚至帮助老师批改作业,我们的很多作业都是他批改的。后来我们一起升入乡初中。在初中,他仍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同学之一。就在我们距离考高中还有半年的时候,有一个机会来到他的面前。他的父亲是乡卫生院的职工,要退休了,按照规定可以让一个子女顶替接班。他的父亲有四个儿子,其他三个都已经成家立业,就想让他接班。当时,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反对他走这一步,我们说,凭你的成绩考学是没有问题的,没有必要留恋一个乡卫生院的职工职位。但是,最后,他放弃了学业,去卫生院上班了。直到今天,他依然是这个卫生院里的一名普通职工。据说,他因为单位发不出工资难以供孩子读书,又常常因为醉酒误事。

  我的另一个小学同学叫宪利,听故乡来的人说,他现在已经是我们那一带的算命先生。故乡的人说,他直到很晚才找到一个腿脚残疾的老婆。他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了这个本事,现在依靠走街串巷给人卜吉凶混钱过日子。我已经难以想象他现在的形象。但是,作为我小学同学的他,在我的印象里,是那个刻苦、好学、上进的少年。他是我们班里字写得最好的。我记得老师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宪利的字就像在钢板上刻的一样。无论我们班还是学校的黑板报,都出自他的手笔。学习成绩也是一样,他总是班里最优秀的同学。有一件事我印象很深。在我们就要升初中的时候,宪利不去了,他说他家的梨园需要人看,他要帮助父亲看梨园。我记得老师曾经去做过他家的工作,好像是他的家里人和他本人对于读书都没有兴趣了。因而,在我初中的同学中,就没有宪利的影子了。 

  我还有一个姓宫野的高中同学。在高一、高二年级的时候,他的成绩在班里一直是名列前茅,他因此也被学校确定为可能给学校在升名校上放卫星的人。但是到了高三的时候,他突然间变了,他似乎对于怎么提高成绩并不在意,但是对于穿着和发型很在意起来。后来我们知道他与一个外地转学来的女同学谈恋爱了。他的成绩急转直下,到了高考的时候,我们班有一半的同学考上了大学,他却名落孙山了。这个同学这些年一直在城市里的建筑工地打工,找了个老婆离婚了,一个女儿在乡下让老母亲养着。

  这几个同学的身影常常在我的眼前晃动,我一直在为他们惋惜,因为他们都是十分优秀的少年。他们本来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走向人生的另一个高度的。可是,在人生的重要的岔道口,他们没有把握住自己!

  所谓人生的失败没有别的,就是你自己迷失在人生岔道口上 。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