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法国作家雨果,晚年的时候写下了这样的诗句:“铁石心肠的收割人,拿着宽大的镰刀,沉吟着,一步一步,走向剩下的麦田。”

    我钦佩伟大的雨果,我手里一样有一把宽大的镰刀,我还有大片大片的麦田正在渐渐成熟。

弘一法师说:“青年佛教徒修行要注意四项:惜福、习劳、持戒、自尊。”他的意思,人生福气是很微薄的,如不知珍惜,把微薄的福享尽了,剩下的余生就只有苦了。

     今日才读到弘一大师的这段话,真是真知灼见,受益无穷。

我们的生命,是用每一步的尺度丈量的,只要你愿意,每一步都是新生活的开始,都会带来一个全新的世界。

所有卓越的人,不仅仅对世界洞若观火,具有洞察秋毫的智慧,内心生活也都是精致的。一个内心粗糙的人,不会有寂寞 、伤感、孤独和醍醐灌顶的顿悟。

我常常在给中学生的讲座中告诉孩子们:你即将踏上的是悲壮的不可逆转的离乡之旅,你不仅仅会渐渐忘记故乡和亲人的模样,你还要准备好承受意想不到的痛苦、心酸和难以想象的孤独与无助,你更要准备好尝尽人间的百味,因为,你一旦松懈,就会前功尽弃、沦落他乡。

孟子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不能言,而能不言,如果能做到,就是修炼到家了,大多数人不会倾听。

“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这是庄子的话,是解开生活枷锁的金钥匙。

现在湖南岳阳楼的匾额是郭沫若题写的,这有一段轶事。当时湖南是请毛泽东题写,毛泽东觉得郭沫若题写更合适一些,就委托郭沫若。郭沫若非常高兴,写了很多幅,最后精挑细选了几幅自认为最好的字,装入信封,送呈毛泽东审定,信封上写着“请主席审定哪幅‘岳阳楼’更好”。毛泽东感觉写得都很好,但再仔细欣赏总觉得有些拘束,相反信封上随意写的 “岳阳楼”3个字倒挥洒自如,于是就圈定了信封上的几个字。

     我对此也有深刻的体会,常常应约题字,越是刻意,越写不好,倒是放松随意、兴之所至、信手拈来,反而出精品。

     其实,任何事情都是这样,所谓天然去雕饰,大约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孔子说:“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意思是:“我小时候生活艰难,为了生存,所以那些粗活、脏活、不起眼的小技能都学会干,贵族的孩子会有这么多技艺吗?不会有的。”

     中国人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其实也是这个道理。那些娇生惯养的孩子,一旦失去父母的庇佑,就立刻真相毕露、束手无策,就是因为没有在少年时代学会生存的技能,没有经历生活的历练啊。

我告诉青年朋友们,大学校园里所有的欢歌笑语都会销声匿迹,想象中的生活的波澜壮阔都会归于风平浪静,所有的意气风发和热血沸腾,也都会偃旗息鼓,你会发现,你就每天忙碌于家庭琐事、枯燥乏味的工作,还要为薪水的入不敷出而节衣缩食。这就是你们必须面对的起点。如果意识不到这些,那你就还没有出发。

犯了错误的人,并不可怕,谁不犯错误?可恨的是,犯了错误不自省、不自责、不寻找原因,开始新的征程,而是试图遮掩、推诿错误,把自己视为受害者,从而一错再错,越陷越深,以致最后不可救药。

丰子恺先生有一段话说:“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喜悦。既然没有净土,不如静心。既然没有如愿,不如释然。”读这段话,不难理解丰子恺先生,为什么是弘一大师最得意的弟子了。有了这样的彻悟,也不难理解丰子恺先生何以在诗文、书画、音乐、翻译等诸个领域卓有建树。

我一直在努力离开昨天的自己。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