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孔令莲的《走进西柏坡》

两棵雪松为背景的“五大书记”铜像群雕,是每个来西柏坡的人留影纪念的必选地。雕塑中,五人身着旧棉服迎风走来,沉着自信,胸中恰似已勾勒出建设新中国的最初蓝图,怀揣这幅气吞山河的壮美蓝图,“五大书记”正要携手进京“赶考”,大家同心协力,向人民和历史交上合格的答卷。

还好,赶上了最后一趟班车。买票,上车,早已满身是汗。开往西柏坡的大巴启动时,我长长舒了一口气,随着车身的摇晃闭上眼睛。

到达目的地,网上预订的西柏坡民宿,家具简单,干净整齐,老板提供的晚餐有河北特色饭菜,也兼顾大众口味,简单又美味。

睡醒之后,掀开窗帘,彩霞满天,一轮红日喷薄欲出,岗南水库水面金光万丈。身披霞光,我沿一排排民宿下山。空气清新,百鸟鸣啾,滹沱河碧波荡漾,眼前平坦开阔。时间尚早,游人不多,但卖零食、旅游用品的店铺和摊贩已经开始营业。

西柏坡地处华北平原和太行山交汇处,在一片向阳的马蹄状山坳里,三面环山,一面环水。1948年5月,毛泽东、周恩来和任弼时在陕北转战一年,拖垮了胡宗南后来到西柏坡,和先前到达的刘少奇、朱德会合。党的七大选举产生的书记处“五大书记”大会合后,开始在这里运筹帷幄。

眼前,中共中央旧址房屋低矮,黄土草泥抹就的屋顶和院墙,在朝阳下泛着原始朴素的味道。古旧的格子木窗糊着白纸,小院种着树木,墙角的石碾、水缸、纺车让人觉得主人依然在这里奋笔疾书拟文改稿,只是这会儿出门开会去了。

刘少奇的土房中,依然安放着那个随身携带的手提小木箱,它平常用来装文件,累了可以当凳子坐。还有一个小木桌,宽二尺,高不过膝,这是从当地老乡家借来的。在这个小桌子上,刘少奇起草了《中国土地法大纲》。

“这就是五大书记当年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刚才还雀跃不已的儿子,此时表情凝重、双眉紧蹙,似乎在问我,又像是在问自己。

同样普通的一院房舍,却是名震四海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作战指挥所,房中的三张大桌子,一张作战科用,一张情报科用,一张资料科用。讲解员说当时没有红蓝铅笔,只好用手头的红毛线、蓝毛线在地图上标出敌我态势。这时,两队学习团进入院中,听到这段讲解,大家立刻肃静下来。“一部电话、两幅地图、三套桌椅、四间平房,就战胜了国民党几百万军队……”讲解员详细地讲述着三大战役及其背后的故事。

纪念馆中,陈列着诸多革命文物,一个搪瓷缸子,一支钢笔,一双草鞋,一顶帽子,一张黑白照片……看似平常,却弥足珍贵。讲解员讲述这些文物背后鲜为人知的革命故事,如同开启一扇门,让我穿越时空隧道,和老一辈革命家一起筚路蓝缕、出生入死,坐在七届二中全会会场,聆听“两个务必”: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聆听“六条决定”:不做寿,不送礼,少敬酒,少拍掌,不以人名作地名,不要把中国同志和马恩列斯平列。时至今日,“两个务必”和“六条决定”仍是每个党员干部修正自身的一面镜子。

两棵雪松为背景的“五大书记”铜像群雕,是每个来西柏坡的人留影纪念的必选地。雕塑中,五人身着旧棉服迎风走来,沉着自信,胸中恰似已勾勒出建设新中国的最初蓝图,怀揣这幅气吞山河的壮美蓝图,“五大书记”正要携手进京“赶考”,大家同心协力,向人民和历史交上合格的答卷。

就这样,我佩戴党徽,牵着儿子的手,沿着红色脚印走,一直走,直到心中的丰碑更加清晰明亮。

原创文章,作者:耕读语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gduyw.com/5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