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每一天,都有父母来寻求培养孩子成才的秘籍。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希望大家明白这样的道理:你一定要清楚,你的孩子是普通的小草,还是挺拔的乔木。如小草一样普通弱小的孩子是绝大多数,如挺拔乔木一样的孩子是凤毛麟角。父母的责任,是让小草长成最美的小草,让乔木长成最好的乔木。

点石成金的本事谁都没有,弯道超车大多逃不过倾覆之祸,所有的捷径都是陷阱,苦心人,天不负!

坐在我的梅园里,看着一棵棵随风摇曳的树,这都是我亲手栽种的,它们都像婀娜多姿的少女,在晚风中尽展舞姿,飘逸若仙,有着非凡之美。我知道,这些树,从幼苗到长大,都是因为一年年阳光雨露的抚育。我想,我的写作和艺术之树,也一如这梅园里的树木,有了故乡的精神滋养,作品自会绵绵不绝。

萨特利用他作品的人物之口说:“何必用烤架呢,他人就是地狱!”萨特是在告诉我们,太过于关注他人的眼光,太关心别人的看法意见,就等于无时无刻都活在地狱中,忍受着众目睽睽的火烤而一事无成。

不论选择了哪一条路,最高的目标,都是为了让生命赢得足够高贵的尊严。但是,尊严并不取决于你自己有多大成就,而取决于你取得了成就之后,你是否做到了尊重他人,尤其是尊重对手。来自于世人发自内心的尊崇,来自于对手心悦诚服的敬佩,这是最崇高的尊严。

自律的人, 看似日子过得辛苦, 但是,却因为这种辛苦, 获得更多人生选择的自由, 和说“不”的资格与底气。

青年人进入社会,就树立起扬名立万的雄心,这是好事,没有不想成名的艺术家。但是,遗憾的是,很多人做不到久久为功、日积月累、聚沙成塔。

伏尔泰是18世纪法国启蒙运动的泰斗,被誉为“法兰西思想之王”、“法兰西最优秀的诗人”、“欧洲的良心”。他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一直让我铭记:“我现在哪里有时间再树敌!”

二十世纪初,中国一批知识分子的狷介性情、清洁精神让人钦佩。比如这个故事,就很有意思:1917年初,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恰好胡适自美归国,蔡元培异其才识,即聘27岁的胡适为文科教授。这引起了北大一些人的眼红,很多人“劝”蔡氏不可“为胡适蛊惑”,以免失节。某日,蔡元培给发牢骚者每人送了包茶叶,唯独没送胡适。得茶叶者很是兴奋,以为蔡元培开始疏远胡适了。可是,蔡元培说:“胡适的肚子是干净的,一心办学为民。而你们个个妒火中烧,一肚子歪点子,脏思想,茶叶能清肠胃,送你们茶叶是帮你们解解毒。”蔡元培先生在诸多领域卓有建树,这个趣事,让我们更领略到性格的不俗。

人生在世,绝对的身体健康是没有的,总会有小病小恙。想要没有烦恼,事事如意,也是不可能的,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心灵修行中想要没有挫折和困顿,也是不可能的,正是不断克服一个个焦虑和痛苦,人生才渐渐接近圆满。

一个人的心态,是命运的控制塔。人与人之间,硬件的差别看起来很大,但是,假以时日,最终都会抹平。可是心态的差别却不同,看起来不过是一种情绪,一种取舍,但是,积极的心态会渐渐聚集起有生的力量,不断把你推向新的高度;而消极的心态则相反,前行的信心不断衰减,最终一事无成。同样的出发点,因为心态的不同,命运最后却已经霄壤之别。

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死亡之后,判他死刑的人说:苏格拉底的可怕在于,我们可以杀死他,但是我们的子孙后代,却必须照他说的话去生活。任何一个伟大的作家,都必定是思想家,所谓“文以载道”,就是这个意思。

一位企业家朋友向我谈起他创业的经历说,他从农村老家来省城发展,之所以总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是自己幸运地遇到了两位贵人,他们两个的无私帮助,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他反问我:鲁老师,你呢?我说:我也是,我从读书时,到工作以后,再到自己人生的几个重要转折,总是在关键的路口遇到贵人,才躲过了灭顶之灾。我们两个双手相握,为我们都遇见了贵人庆幸。有几次讲座时,我把这个故事讲给我的听众。有人说:自己也很努力,之所以没有成功,是没有遇见贵人啊!我告诉大家:人的一生,遇见贵人,是有很高的门槛的,比如,你是否正投身于高贵的事业,你是否拥有高贵的心灵。

写好文章,语言的美,是必须的,但是还有很重要的,是你要有诗心和情致。比如,说喝茶,是“煮雪品茗”,说喝酒,是“温一壶月光下酒”,这饮茶、喝酒,就不是一般境界了。

有人问我:怎么才能把字写好?我说:你能从今天就开始,每天不少于5个小时写字吗?

他说:能做到。

我又对他说:太好了,10年以后你再来吧。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