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在这个私家车都已经成为普通家庭工具,公车越来越高档的时代,一个有一定身份的人骑自行车会降低自己的身价吗?

  在济南,大家都知道有一个骑自行车参加各种活动的著名教授宋遂良。宋遂良教授1934年出生,是我国现当代文学评论界的权威学者,在学术界享有盛誉。他热心各种公益活动,常常被邀请参加文化届和媒体的各种会议。以他的社会地位和年龄,无论是他所在的山东师范大学还是邀请方,都完全可以为他派一辆专车接送。但是,宋遂良教授从来不让接送,他都是坚持骑自行车自己去。在两千年前后,宋遂良教授已经是接近70岁的老人,有几次我们一起出席文化活动,我看到他依然是骑自行车来,就劝他说,年龄大了,以后就不要骑自行车了。但是宋遂良教授却对我说:教授与百姓没有什么区别,人家百姓可以骑自行车,我为什么不可以?再说,我既为国家节约了费用,又煅炼了身体,何乐而不为?

  我有一个老朋友崔波,现在宁夏任职。他早年在孔子的故乡曲阜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只有20多岁。在曲阜,人们至今还在传诵他当年被会场的值勤人员拦截不让进会场的故事。他当时只有20多岁,很少坐小车出行,平时就是一辆自行车。有一次在体育场开公审大会,他骑自行车去开会。到了门口,把门的警察怎么也不让进去。他说自己是市委书记崔波,警察干脆把他扣了起来。警察说,你这小毛孩子竟敢冒充市委崔书记?后来,公安局长来了,才给崔波解围。

  后来,崔波从山东升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我有一次去北京参加活动,想起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就在会议的间隙去位于前门大街的团中央看望他。他还是穿着自己最喜欢穿的爱人自己手工做的黑布鞋,衣着简朴。他在食堂要了4个菜两瓶啤酒。我问他,上下班怎么办?他说,自己居住的不是很远,还是骑自行车,路上可以随时停下了解一些世情,想买什么也方便。

  我们在他的办公室里叙旧,我看到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压着一张普通的贺年卡,是曲阜团市委邮寄来的。他告诉我,离开曲阜已经多年,现在曲阜团市委的人自己都不认识了,他们还想着每年给自己邮寄张贺年卡,很感动,所以就放在这个醒目的位置提醒自己,在每一个地方工作都要留下让人们怀念的记忆。

  “自然之友”会长梁从诫最近在北京病逝,享年79岁。他出身名门,祖父梁启超、父亲梁思成、母亲林徽因。梁从诫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文化人士,生活简朴,一向是骑自行车前去全国政协开会。有一次门卫拦住不让进。原来,门卫从来没听说过、更没见过全国政协委员骑自行车来开会。

  梁从诫曾经说:“人还是应该有一种精神、有一点追求。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可以选择另一种生活。”

  1988年,身为出版社编辑、北大历史系研究生的梁从诫辞去公职,致力环保事业,后在1994年创建了我国第一家民间环境保护团体“自然之友”。十多年来,自然之友累计发展会员一万余人,各地会员在当地开展各种环境保护工作,由“自然之友”会员发 起创办的NGO已有十多家。“自然之友”累计获得国内国际各类奖项二十余项,如“亚洲环境奖”、“地球奖”、“大熊猫奖”、“绿色人物奖”和菲律宾“雷 蒙·麦格赛赛奖”等。

  我还知道很多追求简朴生活的人,他们在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坚守着自己的生活方式。面对他们,我没有丝毫的看轻,反而更多的是尊敬和钦佩。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