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自己的世界,创造自己的生活,这一直是我给自己的命令与呼唤!

我越来越喜欢普希金那句诗“整个世界都是异乡”。在这个被称为省城的都市,我生活了接近30年了,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这个繁华都市的一分子,每年这个城市也把很多荣誉给予我。但是,我却始终不认为自己的生命属于这个城市,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异乡人,我的根,我的血脉,在鲁西南的乡村,孤独,沧桑,惶恐,漂泊,这些词汇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身旁围绕。我用自己的笔,把我对故乡的记忆与怀念写成美丽的文字,我知道,这是我挥之不去的深深的乡愁。

历史学家顾颉刚说他之所以走上学问之路,完全得益于他童年时代的好奇心。这话我也十分认同。我一向就认为,假如一个人,对于未知的世界没有好奇之心,对于远方未来没有好奇的渴望,对于人世的秘密不充满好奇,以致对宇宙,对科学,对历史,没有好奇之心,什么成就,杰出,伟大,卓越,这些词汇与你必定无缘。

读辛弃疾这样悲壮的诗句“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顿生历史的万千苍凉!

年轻的时候,我读到了爱尔兰作家乔尹斯伟大的著作《尤里西斯》,那是他流亡之后的作品。他说:“要想成功就得远走高飞”。事实上,很多伟大的人物都是如此,他们丢下了面子,名号,身份,地位这些累赘,在他乡广阔的世界里埋头苦干,他们的视野越来越宽,他们的眼睛越来越明亮,最终,成功之门,次第而开。

古今很多流亡的作家,并非国家或他人的“逼上梁山”,更多的是自我放逐,因为世界太大,唯有漂泊,才能吸吮到世界文明多彩的营养,催促启迪心灵的觉醒。

俄国思想家舍斯托夫说:“人们必须做极大的努力,然后才能醒来。”我知道,很多人一直都在努力,希望唤醒一个个麻木的灵魂。

我现在并不在乎自己的著作为多少人所知,我在乎的是我的每一个文字,是不是在发出我自己的声音,以及自己是否在通过文字寻找意义。

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给人类留下了《复活》《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不朽的文学遗产,但是,他同样给人类留下了晚年离家出走而不归客死在远东荒野小站的遗憾。我一直在思索这个遗憾,我相信,这是文学巨匠的一个隐喻,一个关于人类自我拯救的暗示,一个比他的不朽巨著更加珍贵的遗产。

很多人问我:你的作品中几乎都是对人间美好的颂扬,大多是对人性情怀与山川河流的赞美,可是,古希腊的经典作品却很多是以悲剧的形式流传下来的。 我告诉大家:我的作品是用人间的美好与人性的善良引导世道人心;而古希腊的悲剧是告诉人们,世间正发生着比你更加悲惨的人生苦难,相比而言,你是多么幸运。

每天,我都在向昨天挥手作别,渐渐远离自己,向新的原野靠近。我知道,很多人之所以没有走远,是把自己当做了人质。

俄罗斯的天才诗人叶赛宁用这句话表达自己对文学的执著:“一切都可以放弃,除了我的七弦琴。”他又说:“我永远不能与自己讲和。”这种坚韧不拔的执著,让他在俄罗斯广袤的原野上一路前行,直到走向俄罗斯文学的高峰。 看准了的目标就永不放弃,而且对未来永远不要打折扣,就这样一往无前。 世界就没有任何理由阻挡你的脚步。

因为有生命,时间才有意义。在时间中,人生不断走向成熟。人生成熟的过程是什么?是看破红尘之后的操守与淡定。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