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佳作:外婆的白菜鸡蛋面

那面香气扑鼻,蛋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在白菜上跳动着。用冰冷的手捧起碗,暖意便传遍了全身。轻轻地吸一口汤。慢慢下肚,顿时驱走了寒冬的冰凉,即而是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儿时的我依恋这口美味,每至寒冬,总会吵着让外婆煮给我吃。那时的外婆还有着挺拔的后背。不见银丝的黑发。在白菜鸡蛋面腾腾的热气中,我总能看见她慈爱的微笑。

雾气腾腾,白色的薄雾中若隐若现,若现的,是你慈爱的面孔。

——题记

家乡的冬天总是伴着刺骨的寒风,冻红了脸,冻住了唇,但总有一碗外婆的白菜鸡蛋面,让我在寒气中感到暖意。

生起炉火,外婆站在灶台前。用滚烫的热汤煮着她的拿手好菜———白菜鸡蛋面。

那面香气扑鼻,蛋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在白菜上跳动着。用冰冷的手捧起碗,暖意便传遍了全身。轻轻地吸一口汤。慢慢下肚,顿时驱走了寒冬的冰凉,即而是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儿时的我依恋这口美味,每至寒冬,总会吵着让外婆煮给我吃。那时的外婆还有着挺拔的后背。不见银丝的黑发。在白菜鸡蛋面腾腾的热气中,我总能看见她慈爱的微笑。

品着外婆的白菜鸡蛋面。儿时的冬日,温暖而又安详。

小学后,我离开故乡到城里求学。将外婆和她的白菜鸡蛋面也留在了故乡的小巷中。我在冬日恋着的那份温热,在城市的喧闹中再也寻不到踪影。时隔多年再次遇见它,已是去年寒假了。我又回到了故乡的小院中,一如往日。我嚷着要吃白菜鸡蛋面。

外婆迈着迟缓的步伐,来到了旧灶前。

生火,煮汤,下面,一切都按步进行,但这次,我等了好久才等到外婆的面。

“老了,手脚不灵活了,调味的时候手抖个不停。”外婆坐在我对面,叹息着。透过热气,我望着她,竟发现她的黑发早已布满银丝,岁月的痕迹无情地留在了她的脸上。

顿时,我眼泛泪光。

“快尝尝外婆的手艺。”你笑了笑柔声催促着我。

我慢慢地吸了一口汤,啊,真咸。夕阳的美味被盐味驱散的荡然无存。我的心里一酸,握住了外婆的手。

面,还是吃完了,变得是味道,不变的,是外婆与我的亲情。

今早,我学着她的模样煮了一碗白菜鸡蛋面,希望在腾腾的热气中看到她慈爱的面孔,希望在面香中品味到儿时的温暖与踏实。

我尝了一口,真咸,的确有她的味道啊。

我笑了,心中萦绕着暖意,雾气腾腾中,若隐若现中,我看到你慈爱的面孔。

原创文章,作者:耕读语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gduyw.com/6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