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满山(逐梦)

苏轼冰《 人民日报 》( 2021年12月08日   第 20 版)

  图片来源:影像中国

  一

  云南有座山叫哀牢山。雄浑巍峨的哀牢大山自西北而来,迤逦数千里,经南华、楚雄进入双柏。在双柏县境内的哀牢山中,有一座白竹山。白竹山过去名不见经传,现在却特别有名,它的名来自远近闻名的白竹山生态茶。而说起白竹山名茶,人们都会不约而同地说起曹荣金。

  曹荣金出生于1947年,白竹山下土生土长。1966年1月,18岁的曹荣金怀揣着崇高理想参军入伍,在部队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70年1月,曹荣金退伍,分配到双柏县供销社,从事采购工作。

  家乡白竹山神奇美丽,却又一贫如洗。“有女莫嫁白竹山,头顶雾露脚踩霜,苦荞粑粑洋芋汤……”这是曹荣金从小就熟悉的一首民谣,唱出了一代代白竹山人心中的痛。多年来,曹荣金一直为家乡的贫困而痛心,为自己不能助力家乡改变面貌而焦急。改革开放的好形势让曹荣金坐不住了,他想念家乡,想念白竹山里的乡亲,他要回去开发家乡的白竹山茶。

  曹荣金在双柏县采购站和外贸站工作时与茶叶打过交道,每当看到外地调进的一批批茶叶,就会想起白竹山那片梦中的茶园。

  1978年6月,31岁的曹荣金如愿以偿调回家工作,从别人看来十分眼热的工作岗位调到双柏县法脿镇供销社,担任党支部书记、主任。

  曹荣金一上任就提出发展茶叶产业的构想,这如同在一塘平静的水里扔进大石块,立即引起一片不小的波纹!早在明末清初,当地人就在白竹山种植野生茶、大黑茶等茶种,并手工加工制作茶叶。新中国成立后,白竹山上又几度办起茶场,但由于技术不过关,加上管理不当等原因,最后都以失败告终。现在供销社又要发展茶叶,许多职工想不通,认为老曹是“头脑发热”、自讨苦吃,劝他算了;家人也为他担心,让他端好自己的“铁饭碗”,不必去冒险。

  也难怪群众想不通、职工意见大——当时那是个什么样的茶场啊?整个茶园只有62亩病弱的茶树,更欠下一大笔债务,承包者整天望着茶园叹气。有的职工当面质问曹荣金:“你是回来当供销社主任的,不是农场场长,莫把我们带进火坑!”

  曹荣金说:“我是供销社主任,更是一名共产党员。党员就要带领大家谋发展,让群众过上好日子,而不是等待观望。现在改革开放的步伐越来越快,如果我们不奋力追赶,就只能等着被挤垮、被淘汰,到时候日子难过的还是我们大家。”

  为了取得支持,曹荣金不厌其烦地找职工谈心,找领导“磨嘴皮”。他耐心地解释自己的想法:“白竹山是一块茶叶生长的天然宝地,我们有这样好的茶叶生产条件,自己喝的茶叶还要全部外调,这说得过去吗?这对得起白竹山的父老乡亲吗?当然,办茶场要担风险,要肯吃苦,但我有心理准备。咬咬牙挺住了,就一定会成功!”

  曹荣金的执着感动了大家。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到白竹山实地考察,批准了报告,拨给法脿镇供销社1万元经费作启动资金。

  用这笔钱,曹荣金买下了濒临倒闭的白竹山茶场,信心满满地打响了创建白竹山优质茶叶生产基地的攻坚战。

  二

  要让几近废弃的茶园重现生机,谈何容易!曹荣金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每天起早贪黑,一身汗、一身泥地苦战。人们总能看到他高挽着裤腿,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最难干、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手脚被树枝、茅草划破了,伤口渗进了泥浆,疼得钻心,他还是一声不吭地忍着……

  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曹荣金带头苦干实干,感动了法脿镇供销社所有干部职工。曹荣金带领大伙,用下班后的时间,用周末和节假日,背着食物、扛着工具上山,直干到天黑以后才摸黑下山,对老茶园进行彻底改造,建成了面积超过1700亩的优质茶园。昔日杂草丛生、荆棘满地的茶园脱胎换骨,变成了一片青翠喜人的新茶园。

  仅这最初的工作,曹荣金带着大伙整整干了6年。

  茶园建好了,办工厂离不开高压电。在供电所的协助下,曹荣金带领职工架线杆。起早贪黑地苦干,他们仅用3天时间就完成了4公里高压输电线的架设,不但解决了茶厂的生产、生活用电问题,还让祖祖辈辈照明用火把、吃米用石臼、磨面用石磨的群众点上了传说中的“夜明珠”,用上了碾米磨面的电磨。

  多年做茶叶采购,曹荣金到过各地不少茶叶产地,也研究过茶叶生产相关知识。白竹山海拔高,云雾多,日照足,雨量充沛,对茶树生长十分有利。加之远离公路、村庄和农田地,四面半山中又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水库调节水量,为优质茶叶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为了生产出真正的生态茶叶,曹荣金要求白竹山茶任何时候都不能使用化肥农药。曹荣金带着职工在茶园间隔沟种上各样树种和花草,同时又投资8万元在茶园外建粉丝加工厂和养猪场,解决了茶园农家肥之需。他说:“要想让茶叶比别人的好,关键在‘生态’两个字。”

  1990年,白竹山茶厂加工生产的第一批春茶问世了!

  造型雅致、条索紧结、汤色明亮、芳香浓郁、甘爽醇润……新茶一上市,好评如潮,白竹山茶成了紧俏货。

  也就在这一年,白竹山茶厂被楚雄州供销社评为先进集体。

  三

  茶叶上市了,而且获得了小小的成功,曹荣金又提出了新目标:创名牌,寻市场,增效益,求发展。曹荣金亲自设计了“白竹山云雾龙爪茶”商标及袋装图案,开始一步步向精品和名牌迈进。

  白竹山人祖祖辈辈都有种植茶叶和烤茶喝茶的习俗,民间还流传着一些特殊的制茶技术和配方。曹荣金不断钻研民间制茶技术,还几次带人到凤庆、普洱、勐海、大渡岗等地的茶厂考察,选送人员到茶叶学校学习。在遍访民间茶艺、吸收众人之长的基础上,他带着技术人员攻关研制茶叶,努力提升茶叶品质。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4年,白竹山茶厂生产加工的“白竹山云雾龙爪茶”参加楚雄州茶叶质量鉴评,品质优良,被评定为楚雄州名优茶。

  1995年5月1日,对曹荣金来说是极不寻常的一天。这一天,白竹山茶叶总厂和集团总公司挂牌成立,曹荣金被推选为厂长和公司总经理。白竹山茶叶声誉越来越好,供不应求。这一年,白竹山茶厂共生产加工优质茶叶9吨,产值比上一年增加了10万元。

  1996年金秋十月,白竹山上最后一批香气袭人的谷花茶刚采摘完不久,楚雄州第四届茶叶鉴评会如期举行。白竹山茶厂的两款新创产品在一片赞誉声中双双被评为楚雄州名茶。

  鉴评会结束当晚,曹荣金就赶回到100多公里外的白竹山。他还要去追寻那个绿色的梦,让明天的白竹山更美丽,更富有……

  曹荣金成功了,他最大的成功是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拥戴!他带领供销社职工苦干实干,走出了一条新路。他因此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省、州劳动模范等诸多荣誉,并被评为州、县优秀共产党员。

  在曹荣金的影响下,当地党委、政府充分利用白竹山优质条件,带领群众大力开发茶园,全镇的茶园面积迅速扩大到7000多亩。

  几年后,曹荣金到了退休年龄。退休以后,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还一直牵挂着白竹山茶园和当地群众,继续帮助群众发展茶叶产业。

  2018年6月24日,71岁的曹荣金永远告别了他执着半生的事业,长眠在白竹山下。

  四

  曹荣金永远地离开了他深爱的白竹山茶园,但他带领群众精心打造的白竹山茶早已名声在外。

  “老曹是这样干的!”“像老曹那样!”这是供销社干部职工和广大茶农的口头禅。多年来,曹荣金的精神一直鼓舞着当地干部群众,甚至影响着全县茶叶的发展。2020年,全县茶叶种植面积15139亩,实现产值4150.1万元,茶农人均单项收入6800多元。茶叶种植面积增加了,白竹山云雾茶更是荣获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金奖。

  茶叶产业发展起来了,受益的是广大群众。

  下者窝村的董学银原来是县刨花板厂职工,企业发展不景气,他赋闲在家。在曹荣金的带动下,董学银开始种植茶叶,不但自己致富了,更带动更多父老乡亲致富。今年39岁的周继俊跟随父亲学习种茶、制茶技艺,他创办的茶厂已经开了15年。他父亲是过去与老曹并肩作战的老伙计,他把自己30年的技术经验传授给儿子的同时,也把老曹的精神品格传授给他。目前,周继俊的茶园种植面积240多亩,每年为当地农民增加不少收入。

  茶叶成了当地群众的重要生计来源。当地群众平时管护茶地,春季和稻谷飘香的季节采春茶和谷花茶,一年四季不出远门就有活干。在家门口打工,村村寨寨致了富,加上近两年茶园主题生态旅游项目发展正俏,白竹山的老百姓日子越过越红火。

作者 gengdu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