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最高的山梁上就能望见家乡

鲁先圣

阳光在没有了白炽与热烈的时候,我坐在了城市边缘的一个阳台上。光芒温热而柔情,洒满了头发与衣裳。

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温暖了?没有猎猎的风,没有那撕人心肺的寒冷,也没有了那些不寒而栗的伤痛?阳光和煦而温馨,像一个充满了博爱的女人。

楼前是一片稀疏的白桦林。挺拔的枝干穿过四层楼房的高度伸展到阳台的边缘。平直的望去,是一片黄叶斑斑的小树林,伟岸俊美的树干都隐在了树林深处。白桦林的尽头,是一带远山,山上依然是葱葱的绿意。模糊的黛绿穿过白桦林来到阳台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冬天的辽阔与悠远。

站在最高的那座山头上,就能望到家乡。望见父母深邃的目光中含着的焦灼与希冀,还有母亲的眼眶里滚动着的泪光。

父亲的那张刀刻斧削的面孔,在一个夏天消失在遥远的彼岸。那个时候,夏天十分燥热。我总是想父亲是去做一次愉快的旅行,像我的童年时代一样,他总是在那条曲曲弯弯的小道上先到达前方的一个路口,而后瞩望着我嫩稚的脚步。

想念父亲的时候,我就坐在阳台上观看这片永远平静的白桦林。又常常沿着林中的那条小路,或穿过数林的尖顶,到达远处的山梁。

站在那道山梁上,就可以望见家乡。

10年前的春天,我的母亲在她走过了86个艰难的春秋之后,也去天堂了。我知道,我的父亲从那以后在天堂里就不再孤单。

我了悟生命最终都将走向一个永恒,如白桦林的叶子。我在每年的秋冬都目睹着无尽的叶子飘飘零零纷纷扬扬地落入泥土的怀抱中。这壮观的景象令我激动震颤。叶子从迷蒙的混沌中走来,经过四季的风雨盘剥,终于摆脱了世俗与虚荣,不再留恋世间的繁荣与奢华,走进命定的归宿了。

叶子落尽了,白桦林更现出挺拔的洒脱之美。林中的那条小径也依稀可见。冬天的阳光拥簇着白桦林。

没有人能够逃过季节的眼睛,也没有人能够逃过岁月的检验,一切最终都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我感觉过苍茫原野中那冬天的阳光,所有的无奈与痛苦都曾在微弱的光芒中颤抖。我因而曾崇拜夏日的骄阳,春天的绿色,秋日的荣光。可是最终我从冬天的阳光中得到壮丽的永恒。

作者 gengduyw